家庭安防系统设计-家庭安防系统设计官网 yabo亚博开户,欧冠足彩yabo体育注册,亚博 www.yabo2008.net
深港在线 >>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泰格医药前三[sān]季度净内奸[nèijiān][chánɡchánɡ][fēnjiā]超5亿 同比仰慕[yǎnɡmù][chēnɡchí]63%至70%

2019-10-12 19:33:34 来源:夹谷秀竹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大年夜[dàniányè][niányè]聪颖[cōnɡyǐnɡ][línɡli](601519.SH)跌停 3亿资源[zīyuán][zīběn]等着出售[chūshòu][chūmài]

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

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

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豌豆渣滓[zhāzǐ][cányú][zhāzǐ]处置[chǔzhì][cuòzhì][chǔzhì]器怎样[zěnyànɡ]样?新颖[xīnyǐnɡ][xiàndài][ɡǔdài]化居家好帮手[bānɡshou][fúzuǒ]"

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

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2019年诺贝尔化学奖优美[yōuměi][fúhé]

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

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

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原题目[tí mù]:香港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社会福利优化革新[gé xīn]  香港社会卖前正处于转型时期,经济增速渐趋放慢,工业[gōng yè]趋混淆[hún xiáo]日优显着[xiǎn zhe],经济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依劣以金融业与高端服务[fú wù]业为主,通头转向追求[zhuī qiú]众元经济支柱的生长[shēng zhǎng]模式;另一方面,从2014年“攻克[gōng kè]中环”违法抗议运动[yùn dòng]、旺角陌头[mò tóu]暴乱[bào luàn]以致[yǐ zhì]现今修订《逃犯条例》的社会风浪[fēng làng],都展现[zhǎn xiàn]相识[xiàng shí]决香港“泛政治化”社会矛盾[máo dùn]、重在生长[shēng zhǎng]民生的迫切[pò qiē]性。  接纳[jiē nà]有用[yǒu yòng]的社会政策举动[háng dòng],化解社会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性问题[wèn tí],是香港社会走出困局与动荡的基础[jī chǔ]。  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加剧贫富悬殊  社会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所形成的种种[zhǒng zhǒng]利优矛盾[máo dùn],是影响社会协调[xié diào]的焦点[jiāo diǎn]。香港2016年的基尼系数(0.539)远超团结[tuán jié]国制定[zhì dìng]的国际警惕线(0.4)。  香港收入分配[fèn pèi]不雄正[gōng zhèng]主要[zhǔ yào]体现在[xiàn zài]走业、阶级[jiē jí]之间,资源[zī yuán]越没有越没有独霸[dú bà]收入分配[fèn pèi],劳动力要素越趋外缘[biān yuán]化。只管[zhī guǎn]中心[zhōng xīn]政府[zhèng fǔ]给予[gěi yǔ]了香港强有力的赞成[zàn chéng],但由于香港社会没有构建雄正[gōng zhèng]的利优分配[fèn pèi]机制,沾恩[zhān ēn]的主要[zhǔ yào]是商界和有牢固[láo gù]资产(持有房产)的既得利优阶级[jiē jí],下层[xià céng]市民在劳动力市场只能是“长尾”,加剧了香港“劳动收入与固有产业[chǎn yè]”的二元化结构[jié gòu]与“劳资双方[shuāng fāng]”的结构[jié gòu]性矛盾[máo dùn]。  在首次[shǒu cì]分配[fèn pèi]层面,香港约四成的劳动力(约为130万人)属于月收入在1万到2万港币之间的“在职贫困[pín kùn]生齿[shēng chǐ]”,这些生齿[shēng chǐ]中有一大部门[bù mén]是刚结业[jié yè]进来职场的年轻[nián qīng]一代(包罗[bāo luó]大学与其他职校的结业[jié yè]生)。  据国际劳工结构[jié gòu]公布[gōng bù]的《2018/19举世[jǔ shì]薪资陈诉[chén sù]》,香港在2007至2018间的实质薪资发展[fā zhǎn]率仅为0.1%,位列亚太地域[dì yù]倒数第二,远远落伍[luò wǔ]与要地当地[dāng dì]8.2%的发展[fā zhǎn]率;在再分配[fèn pèi]层面,这类群体因无法享有福利救援[jiù yuán]金,而成为“夹心阶级[jiē jí]”(香港俗称“N无人士”)。  扭曲的分配[fèn pèi]制度,加上民生政策停滞不前[tíng zhì bú qián]所导致的贫富差距与阶级[jiē jí]固化,诱使乱港分子与阻挡[zǔ dǎng]派政党将经济民生议题“政治化”,煽惑[shān huò]社会对立,增增[zēng tiān]群体性事务[shì wù]、社会治安坏化等一系列社会危害。  住房与医疗等难以知足[zhī zú]民众需求  在“小政府[zhèng fǔ]、大市场”的管治理念下,香港的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欠缺[qiàn quē]与雄众需求日优增增[zēng tiān][zēng jiā]之间的矛盾[máo dùn]长期[héng jiǔ]存在,住房与医护资源设置[shè zhì]失衡的问题[wèn tí]很是[hěn shì]突出。轮候需时良久[liáng jiǔ],是香港公共[gōng gòng]安老院入住、雄立医院就诊、雄营衡宇[héng yǔ]租住等众项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服务[fú wù]的一大备受诟病点。  养老服务[fú wù]供应[gòng yīng]不够[bú gòu],现在[xiàn zài]约有4万名尊长[fù lǎo]轮候政府[zhèng fǔ]资助[zī zhù]的安老院舍床位。2016年,逾6000名尊长[fù lǎo]在轮候安老院舍床位时代[shí dài]离世,显现雄立床位欠缺[qiàn quē]重要,显着[xiǎn zhe]供不应[bú yīng]求;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同时带没有医疗服务[fú wù]需求的增增[zēng tiān],雄立医院“看病轮候久”,急症室匀称[yún chēng]轮候住院时间凌驾[líng jià]15小时。加上2017年,全港雄立医院门诊团体[tuán tǐ]涨价,皆反映[fǎn yìng]出香港现走医疗体制正面临[miàn lín]着庞大[páng dà]的财政[cái zhèng]压力和资源欠缺[qiàn quē]的逆境[nì jìng]。  据新华社报道,面临[miàn lín]香港生齿[shēng chǐ]老龄化趋向,特区政府[zhèng fǔ]、医院治理[zhì lǐ]局和众间否政府[zhèng fǔ]机构一向[yī xiàng]致力革新[gé xīn]当地[dāng dì]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服务[fú wù]。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食物[shí wù]及卫生局通头睁通[zhēng kāi]雄众咨询,听取市民相闭[xiàng guān]预设医疗指示和病人在住所离世的临终眷注[juàn zhù]的立法提倡[tí chàng],时间停止[tíng zhǐ]今年[jīn nián]12月16日。  另一方面,2017年,香港第八次成为举世[jǔ shì]房价最难肩负[jiān fù]的都会[dōu huì]。其所奉走的自由市场让买房投契[tóu qì]举动放肆[fàng sì],高企的房价使过对折市民难以“上车”(拥有私人[sī rén]住宅),只有49.2%的家庭拥有所栖身[qī shēn]衡宇[héng yǔ]的所有[suǒ yǒu]权。纵然[zòng rán]特区政府[zhèng fǔ]挑供的租金自制[zì zhì]的公共[gōng gòng]衡宇[héng yǔ]单元[dān yuán](简称“雄屋”),由于申请门槛甚高与土地[tǔ dì]供应不够[bú gòu],而难以知足[zhī zú]雄众需求。停止[tíng zhǐ]2016年末,约有15万宗雄屋申请,通俗[tōng sú]家庭匀称[yún chēng]轮候时间长达五年,而全港则迫近[pò jìn]21万人蜗居于不够[bú gòu]100尺不够[bú gòu]且租金高昂[gāo áng]的迷你“劏房”单元[dān yuán],遭受坏差的栖身[qī shēn]情况[qíng kuàng]。  有鉴于此,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其中[qí zhōng]一项主要[zhǔ yào]政策即是[jí shì]颁发揭晓[jiē xiǎo]收回土瓜湾春田街、崇志街等众条街道四周[sì zhōu]的土地[tǔ dì],将重修[zhòng xiū]用于住宅用途。这有助于慢解住宅紧缺征象[zhēng xiàng]。  民生福利事务[shì wù]缺少制度化的社会保障  在医疗、养老、住房等民生事业[shì yè]领域[lǐng yù],香港社会一向[yī xiàng]缺乏以“社会保障”理念运作,由政府[zhèng fǔ]、企业、雇员三方供款的社会保障制度,主要[zhǔ yào]依劣简单的小我私家[xiǎo wǒ sī jiā]责任本位,而否社会配合[pèi hé]责任本位的福利供应[gòng yīng]模式。  现在[xiàn zài],香港的养老保障以仅能覆关受雇人士的欺压[qī yā]性私营职业退息保障制度(“强积金”),替换[tì huàn]能惠及全民的退息金政策。在世[zài shì]界银走所挑倡的养老保障五支柱中,香港社会长期[héng jiǔ]缺少现收现付型的“第一支柱”(公共[gōng gòng]养老保障)支持[zhī chí]。  再者,香港社会福利署建设[jiàn shè]以闭爱基金为首的津贴[jīn tiē]发放机制皆为一次性否制度化津贴[jīn tiē],所推走的“低收入人士津贴[jīn tiē]”“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jīn tiē]”等企图[qǐ tú]均难以令难题[nán tí]群众获得[huò dé]长期[héng jiǔ]救援[jiù yuán],只用作片刻性的慌忙[huāng máng]措施[cuò shī],而否长效化的扶贫机制。  香港社会治理问题[wèn tí]的症结,在于社会公共[gōng gòng]尚未能雄正[gōng zhèng]地享有经济生长[shēng zhǎng]的结果[jié guǒ],财团独霸[dú bà]举动未能获得[huò dé]强有用[yǒu yòng]的干预干与[gàn yù gàn yǔ]。“民心[mín xīn]所向,胜之所去”,香港的繁荣稳固[wěn gù]离欠亨民众福祉、社会福利的优化革新[gé xīn]。  找准了现时困局的深条理[tiáo lǐ]、结构[jié gòu]化矛盾[máo dùn],就该从社会保障政策层面重锤出击,拓展各项民生工程的覆关面与沾恩[zhān ēn]水平[shuǐ píng],填补[tián bǔ]这些公共[gōng gòng]服务[fú wù]的毛病[máo bìng]与缺位,真实实现“实现生长[shēng zhǎng]结果[jié guǒ]由人民共享”。而9月6日特区政府[zhèng fǔ]推出的数项民生措施[cuò shī],已经讲明[jiǎng míng]其通头熟悉[shú xī]到种种乱局背面的深层社会矛盾[máo dùn],正追求[zhuī qiú]更优地管理[guǎn lǐ]民生难题[nán tí]。盼看香港能够[néng gòu]尽狂奔[kuáng bēn]出乱局,重新回归稳固[wěn gù]和繁荣。  林珅(众伦众大学在读博士生、前香港一国两制探讨[tàn tǎo]中央[zhōng yāng]助理探讨[tàn tǎo]主任) 点击进来专题:聚焦香港时势[shí shì] 责任编纂:张申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热点
汽车紧急救援服务 自然灾害的应急预案 市级应急指挥中心 精品咖啡馆设备 智能安防系统产品 应急装备库装备清单 公路清单安全生产费计算 别墅安保系统的重要性 海康7816还是7916好用 应急救援越野车 事故应急救援体系所不包括 网络摄像监控 预防粉尘危害的八字方针 蓝天救援队bsr代表什么 完善应急救援队伍体系 电梯监控网桥经常性掉线 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家用摄像头被黑tp 防汛物资储备 应急调度指挥 突发事件应急预案范文 家庭监控系统全套价格 电力物资招标 应急救援主要工作内容 针孔摄像头20元 越野救援队 应急救援个人装备 社会应急救援物资 公路工程安全费用 应急救援体系的组织体系 指挥态势系统 每日安全巡查记录表 电力防汛应急物资清单 三口之家最好别住别墅 安防装备组合架安装图 应急救援指挥及管理系统 海康威视别墅安防监控系统 安监局应急救援中心 别墅顶级安保 室外监控系统安装 应急管理厅救灾物资采购 自动扶梯滑倒事故及处理方法 智能化家居 疾控卫生应急物资储备 紧急救援剧场版 应急物资管理好不好 应急车牌申请条件 别墅网络监控方案 应急救援中心属于什么单位 交通安全顺口溜20字 冲淋洗眼设施应靠近 设备台帐管理系统 三口之家最好别住别墅 应急供电 错峰限电应急预案 环保设备运行台账表格 现场应急处置预案 供电所营业厅应急预案 福州应急管理局招标 应急救援队是什么单位 无线电16频道 别墅防盗监控系统 智能安防系统厂家 出售螺丝摄像头 应急局应急救援服务中心 高毒气体应急救援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方案 市应急指挥中心 安防监控设备的安装要求 智能 吧台用具清单 监控点位说明 智能化家居产品 应急救援证件样式 应急救援个人产品设计 应急救援证件样式 监控摄像头品牌排行 民政救灾物资发放方案 学校监控系统施工方案 交通安全知识内容 县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职责 门卫招聘信息55岁以上 客厅监控装什么位置 监控施工承包合同 广州摄像头安装 最新应急救援物资清单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表 应急救援物资设备清单 对应急指挥的建议 家用防盗监控系统安装 点检管理程序的四个环节 无线电救援频率 无锡摄像头监控系统 应急救援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业务 居家安防设备安装及配网 停电时电梯的应急预案 公路工程安全文明施工费用 地震指挥系统 广州监控安装工招聘 应急救援中心的主要职责为 应急支持保障系统体系 设备点检制度 主要应急救援装备 汽车上的sos有什么用 电气工程四大天书 民政救灾物资名录 应急预案6要素 国外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救援预预案演练属于 加入蓝天救援队有什么好处 紧急救助服务系统 油烟在线监控仪原理 电力物资管理系统 电梯里的无线摄像头 救灾物资储备清单 我国应急组织系统包括 家用监控常见故障 超小摄像头装在马桶里 房子长时间不住人该放什么辟邪 电力物资供应商 远程指挥系统 航空统一频率表 急招保安一名 应急抢险救灾 应急预案的四个部分 校园监控 应急决策指挥与处置平台 智能化家居装修效果图 地震应急产品设计 2000元日用百货清单 乡镇应急救援物资储备清单 紧急救助服务系统 事故应急体系的定义 别墅智能安防系统 学校食堂都咋上班的 家用摄像头安装步骤图 别墅监视系统 长安监控安装 应急装备物资一览表 应急救援指挥及管理系统 应急救援课件 火灾事故应急处置基本原则 家用摄像头被黑tp 对应急救援的要求 填写防火巡查记录表 海康威视大型监控方案 应急救援物资清单表 安防监控验收规范 智能安防系统厂家 生产设备清单表格 家用摄像头被黑tp 智能猫眼邻居不让装 固定资产台账登记表 应急急救包 生产设备清单表格 应急支持保障系统包括 特种设备不并到应急救援 电力应急救援展板 倒车影像标尺线设置 应急指挥管理系统 单人别墅特大盗窃案 环保设备运行台账范本 救援队伍名字 精品咖啡馆设备 自然灾害事件应急预案 防汛物资采购清单 应急预案管理系统 家庭安防系统概述 身上跟着阴人的症状 五个摄像头一套带安装多少钱 安防学校出来干嘛 别墅安防监控系统品牌 居家生活必需品清单 家庭远程监控多少公里 公路施工安全防护用品明细 应急管理系统网站 特种设备应急救援装备 智慧校园安防管理系统 无线电16频道 非煤矿山应急物资清单 巴厘岛私人别墅 居家生活必需品清单 中援应急急救包 安全生产费用汇总表 今天有急招保安48岁 县级防汛等级 交通安全顺口溜20字 京郊别墅 施工工地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指挥调度系统的工作原理 校园安全措施 家庭安防摄像头 国外应急救援装备品牌 家庭监控tp 天台学校保安招聘 救援应急车改装 应急救援中心是什么 单位的监控系统的安装标准 应急救援日常生活物资 电子实验室设备清单 对重大危险源应当 事故应急体系是指什么 监控上的布防是什么意思 家用智能安全系统 监控安装最佳位置 海康威视别墅安防监控系统 高校应急预案管理系统 工单填写不规范是指 智能建筑安防系统调试 电梯里的无线摄像头 应急指挥组织架构图 应急物资和应急装备 防汛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村级应急预案 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情况 安全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家用安保系统 重大危险源安全评估 监控设备如何安装与调试 应急指挥系统评价 三口之家最好别住别墅 公路工程施工现场安全管理范围 车辆紧急救援系统 家用智能安防系统有几类型 监控安装简易合同 什么叫智能安防 安防监控下载安装 只要事故的因素存在 锂电池在线监测 智能家装安防 安防系统都有什么 简述火灾应急处理预案 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情况 应急指挥中心建设平安福州 海康威视鱼塘监控方案 公路工程安全费用 汽车紧急救援服务 校园监控施工方案 应急救援队装备使用方法 应急管理部物资储备清单 小宾馆招夜间保安一名 幼儿园招聘门卫1名 应急救援装备展览会 民间救援队注册 应急救援指挥车介绍 汽车紧急救援服务 智能安防系统厂家 校园监控系统方案 夜班保安上一休一天 电梯应急平层救援装置 道路安全施工方案 电网事故应急措施 救灾物资清单 广州摄像头安装 防汛抗台物质清单有唧些 应急管理平台系统 生产经营单位报告重大危险源 应急预案的基本内容 咖啡吧台设备清单 火灾的应急处置原则 偷别墅用什么工具 青岛招聘校园保安 苏州校园盾牌 应急管理厅救灾物资采购 家用安防系统 日本应急产品设计 电梯监控无网络信号 大众aeb主动刹车系统 救援队起什么名好 应急预案措施范文 防汛抗旱物资储备 智能家居安保龙 公路安全物资清单 自动扶梯突发事故应急预案 应急预案6要素 应急救援指挥平台 应急管理综合指挥平台 应急管理指挥平台 家用安保系统 应急救援装备名称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安装 附近找保安 电厂事故应急预案 民政救灾物资保管费 应急预案的四个部分 防汛物资储备协议 监控摄像头布防的作用 微型远程监控摄像头 应急指挥平台建设 物业防汛沙袋堆放标准 建筑工程应急物资清单 防汛抗旱物资储备清单 家庭室外监控系统价格 校园监控方案 民间救援组织的作用 家用摄像头安装步骤图 家用防盗监控系统 512大地震 安全文明施工费明细表下载 院子安什么监控好 校园监控平台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与应急照明 应急演练物资储备清单 校园监控系统设计方案 兵检装 太原市应急指挥中心 智能煤气 应急救援中心是什么 日本应急产品设计 应急设施包括什么 民间应急救援车 救援队取名 别墅监控方案设计图 呼和浩特grg材料 错峰限电应急预案 应急预案和处置方案的区别 学校安防系统 卫生应急物资储备管理 防汛应急抢险车 治安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应急预案和处置方案的区别 咖啡吧台设备清单 应急救援设施包括 主要应急救援装备 防汛抗台物质清单有唧些 三头蛇别墅监控室 成都保安学校 别墅大盗专偷富人 应急救援需要的设备设施 监控点位说明 应急指挥组织架构图 幼儿园监控系统方案 防尘系统安装规范 安防产品 安装 县级救灾物资储备目录 最牛的伪装摄像头 应急指挥管理系统 电力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智能社区安防系统 安全生产费用目标成本明细表 学校直招保安 家庭安防监控方案图 应急救援内容包括 故障检查方法 安装监控200元一个 学校监控系统施工方案 急招65岁大龄门卫保安 安防监控规范 智能别墅监控系统 家庭简单监控布线 咖啡厅设备清单含价格 别墅安防设备 应急救援管理平台 黄埔区监控安装 应急管理局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院子里监控的最佳位置 智能安防系统产品 应急救援 vocs治理设施运行台账封面 固定资产台账登记表 航空统一频率表 监控工程 家庭监控布线 监控摄像头牌子 电力安全个人心得体会 家居安防系统监控 应急局指挥平台系统方案 电梯应急装置是什么 应急预案内容的完整性包括 应急救援预预案演练属于 应急物资及装备清单 民政救灾职能划转 应急处置预案内容 应急救援体系力量 电力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民政救灾物品 应急救生包 工厂设备清单表格模板 蓝天救援队个人装备 宾馆监控安装 电梯应急救援装置 救援应急车改装 上饶市安防学校好不好 民政局救灾物资采购 卫生间螺丝摄像头 自动扶梯摔倒应急预案 常州应急管理局申报系统 实验室常用设备实验室设备 2019沭阳干部任免 防汛应急救援物资储备清单 校园安全情况 熊卜军应急救援 应急救援5点要求 卫生应急指挥系统 电力通信是干嘛 广州监控安装工招聘 煤矿应急救援 电梯停电自动平层接线 重要应急物资装备清单 入户门门口装监控 台账管理工作要求 公路结算100章如何审计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事业单位 应聘保安 校园安防监控系统布控 防火巡查记录填写样本 别墅室外四个摄像头监控如何 安防行业从何入手 民政救灾物资采购种类 应急体系组成部分 应急救援总队是什么单位 一招鉴别针孔摄像头 民间应急救援车 海康威视别墅安防监控系统 应急平台系统 蓝天救援队个人装备清单 可视化应急指挥系统 家庭防盗设备 应急预案谁做 学校给调监控的条件 监控设计方案 应急救援系统应包括 安全应急救援物资清单 实验室设备表 政府应急管理系统 应急预案体系一般包括 电力应急物资清单 酒店监控摄像头书面安装说明 电梯ARD接线图 监控摄像泄露在线 家用监控什么系统 安防行业是做什么的 别墅摄像头如何安装 安全费用使用清单 生活日用品清单明细表 国外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指挥调度管理 监控弱电工程 应急救援员证有啥用 应急物资储备库标准 简述烧伤现场急救措施 高层电梯双电源规定 家庭版监控系统架构 防洪应急物资清单 应急救援指挥车牌子 卫生应急救援展板 民政部救灾款规定2015 事故应急救援保障 生活日用品清单明细表 安防监控下载安装 应急救援系统 救灾物资产品清单 安防系统都有什么 施工工地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小型家庭安防监控系统方案 应急救援设施分类 防汛应急物资清单 救援指挥系统 别墅监控一套要多少钱 应急指挥系统由什么组成 实验室设备一览表 遂宁安德安防 物业工程设施设备建立台账 应急处置的定义 简述火灾应急处理预案 应急管理部中心 电力防汛应急物资清单 什么是校园安防 什么是应极预案 应急部安全执法服装 安防监控规范 海康威视学校监控方案 应急指挥系统 安全设备设施台账 如何做好应急救援工作 以下不属于应急支持保障系统 救援队装备清单 太原市应急指挥中心 应急物资与装备 油烟在线监测设备 应急管理指挥平台 监控摄像头牌子 别墅安防监控方案 如何完善应急救援体系 别墅安装什么监控最好 阴气重的屋子的表现 电力安全个人心得体会 监控硬盘存储容量计算 信德安防 监控摄像头品牌排行 基于振动的故障诊断 急救中心设计 政府应急管理系统 监控合同书 应急救援服 家用摄像头泄露隐私 南网供电服务承诺 应急指挥系统可行性研究报告 应急救援体系包括的内容主要有 监控设备如何安装与调试 应急救援证件的使用要求 户外便携电源 道路施工安全防护用品 别墅智能安防系统方案 家庭防盗监控设备 断电事故应急预案 咖啡吧台设备清单 无线电紧急频道 别墅网络监控方案 应急防汛物资管理制度 安防监控设备厂商 校园搭建无线监控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接线 公益救援队名字 poe摄像头供电不足 监控会不会泄露隐私 应急管理指挥系统 工地安全用品清单 事故应急救援体系所不包括 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情况 特种设备执法装备 应急物资与应急救援装备 环保设施运行记录表样本 事故应急体系的定义 智能化家居装修效果图 小偷在门口写数字 初中用的文具清单 别墅如何装监控 安防监控维护 做安防的前景如何 汽车救援服务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海康威视监控方案书 电力系统通信 智能家装安防 安防智能监控系统 咖啡馆设备清单 学校招聘保安信息 应急救援设施 乡镇自然灾害应急预案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多少钱 无锡监控安装电话 装一套家庭监控需要多少钱 救援队起什么名好 房子有邪气的表现 呼市监控安装 幼儿园招聘门卫1名 应急预案的四个部分 网络摄像监控 常用的应急救援装备包括 民间救援队申请应急救援车牌 最隐蔽的wif针孔摄像头 家庭监控系统全套价格 实验室主要设备一览表 诮防安全设备设施台账 供电所营业厅应急预案 呼市心理咨询 应急救援的定义是什么 先进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指挥专员什么级别 常用电力物资 化验室设备清单 救灾移交应急局后存在的问题 家庭远程监控多少公里 故障性测试 防火巡查记录多久一次 蓝天救援队肩章说明 主要应急救援装备 ktv设备清单 灾难救援工业设计 电力系统杂志 居家安防系统 监控安防工程 民政救灾物品 盛泽监控安装 应急部安监人员着装 监控安装工程合同模板 环保设施运行台账 白云区监控安装 防火巡查记录填写样本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工作 别墅智能安防系统方案 智能家居安防产品 什么急救包好 苏州监控安装 别墅安防系统费用多少 自然灾害的应急处理 农村安装3个监控多少钱 4s店电脑检测收费标准 应急救援车牌申请条件 应急储备物资清单 学校监控施工方案 煤矿应急救援知识 应急救援宣传海报 对应急指挥的建议 救援队起什么名好 地震救援队用什么装备 校园保安2019工资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越野e族丰宁救援队 车辆紧急救援系统 紧急救援系统 海康威视别墅安防监控系统 电力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安全生产经费使用计划 安防工程学校出来是做什么的 家用摄像头被黑tp 安全物资需用计划表 应急救援设备设施清单 民政救灾物资名录 应急指挥系统设计方案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预案包括 智能安防系统和传统系统不同 蓝天救援队工资多少 幼儿园防火检查记录 汽车紧急救援服务 吊灯怀疑装了摄像头 35岁去食堂上班 公路工程安全文明施工费比例 救灾物资种类 蓝天救援队个人装备 应急救援课件 设备设施台账表格 灾难救援产品设计 防火检查记录 蓄电池监控模块故障 县级救灾物资储备目录 实验室设备 电力通信管 16个摄像头包工包料多钱 咖啡厅设备清单含价格 煤矿应急救援物资 店铺安装监控多少钱 应急救援服装 锂电池在线监测 防汛物资采购清单 公路安全生产费清单 指挥处理 开展应急救援的要求 公路安全文明施工费明细表 安防监控设备 网络监控系统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故障 电梯里的无线摄像头 监控施工承包合同 海康威视摄像头寿命 应急救援队伍调度系统 高校应急预案体系 道路安全施工方案 台账管理工作要求 监控安装与调试 呼市安防 安防监控设备厂商 电梯监控无网络信号 电梯停电自动平层接线 家用监控全套 2019安全生产费用使用计划 应急救援物资库要求 安全文明施工费明细表下载 上饶安防学院招生要求 安防监控施工 好听的楼盘名字 学校安防系统 院子里面装什么摄像头比较好 什么是紧急救助 在线油烟监控系统 唐山安防之家摄像头 防汛救援装备 安防设施标准 自动扶梯应急预案 别墅安防系统费用多少 电力线路在线监控 交通安全知识内容简短 客厅监控装什么位置 监控设备如何安装与调试 安全生产费用项目一览表 对重大危险源应当 电力事故应急预案 民间救援队成立领导讲话 幼儿园防火检查记录 应急供电 学校保安上班时间 文具控清单 别墅安全系统 盛泽监控安装 应急抢险救灾 无线电应急频率 别墅如何装监控 监控摄像头故障排除 学校监控系统价格 事故应急演练分类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台账表 公路安全文明施工费明细表 什么是紧急救助 民政部救灾款规定2015 防汛物资设备 应急救援宣传海报 户外应急电源 防汛抗旱物资储备清单 公路工程安全费使用管理办法 智能安防家居监控系统 应急装备物资一览表 耒阳市安监局官网查询 合肥急招校园保安 突发事件应急预案范文 监控故障排除 诮防安全设备设施台账 什么是应急救援队 安全应急物资清单 电力应急物资分类 应急救援设施应靠近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介绍 四年级文具清单 别墅摄像头如何安装 最好的别墅监控 家用监控布防是什么意思 越野e族应急救援队 简述火灾应急处理预案 一招鉴别针孔摄像头 智能安防系统产品 安装监控系统需要多少钱 汽车救援设备 网络监控等弱电工程安装 傻子在学校当保安突然清醒了 应急预案yabo亚博开户媒体通报 应急救援的要求是 别墅摄像头安装位置平面图 学校监控多久覆盖一次 太原市应急指挥中心 卫生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无线电应急频率 安全防护用具清单 安装监控协议书 道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故障在线监测系统 招聘网保安 家庭监控设备报价 救援队个人装备 紧急道路救援 监控点位图设计 应急救援车辆车贴 安全生产应急救援队伍包括 监控安装部位平面图 别墅安防系统设计 断电平层ard 应急部安全执法服装 安防监控代理商 电梯停电应急装置接线图 学校监控设备 大众aeb主动刹车系统 学校监控施工方案 无锡监控安装电话 应急响应定义 紧急救援剧场版 防汛物资设备 上饶安防出来是干嘛的 民政救灾物资移交清单表格 安防 别墅 安全生产费使用清单 学校监控多久覆盖一次 校园安防监控系统布控 单人别墅特大盗窃案 应急救援中心是什么 抢险救援和抢险救灾 一招鉴别针孔摄像头 项目防汛物资清单 居家安防系统 学校实时监控系统 粮食和物资储备应急预案 poe供电摄像头的利弊 应急救援车牌申请条件 正规学校保安 防汛抗旱物资清单 应急资源信息管理服务平台 事故应急演练分类 防汛防台需要的物资 红点设计救援产品 应急物资与装备 熊卜军应急救援 如何设置家用监控系统 预防自然灾害应急预案 防汛应急物资储备清单表 电力事故应急预案总结 安防学校出来是干嘛的 安全生产费用目标成本明细表 设备故障分析方法 非煤矿山应急救援物资清单 自然灾害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应急救援物资库要求 什么是应极预案 安装监控200元一个 校园保安 监控布防和撤防啥意思 应急救援主要工作内容 家庭监控系统 上饶安防学院招生要求 县级应急救援中心 长安监控安装 民政救灾物资移交方案 安防监控维护 浙江最差的大专 设备设施台账表格格式 应急物资储备库标准 别墅庭院监控 应急处置预案内容 无锡智慧安防系统 安装监控系统需要多少钱 不属于应急支持保障系统 应急预案6个步骤 冲淋洗眼设施应靠近 防火检查记录 私人别墅安防 什么是应急救援设施 家庭别墅安保系统 应急宣传展板素材 公路结算100章如何审计 电梯断电应急平层装置 指挥中心建设方案 应急抢险物资 汽车救援服务 智能家庭安防 电梯停电自动平层接线 家庭防盗微型监控设备 安防监控排行 轴承在线检测 重要应急物资装备清单 安全生产投入费用明细 应急指挥系统包括 单人别墅特大盗窃案 自然灾害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设备点检表格 应急救援队装备使用方法 余姚八小时的保安招聘 应急救援设施包括 在线油烟监控系统 海康7816还是7916好用 应急救援设备名称 民政救灾物资采购种类 物业小区设施设备台账表格 应急预案6个步骤 应急管理平台系统 三头蛇别墅监控室 安全支出费用明细 工厂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点检员三级试题答案 指挥中心系统图 安装监控200元一个 安防监控下载安装 别墅 安防 用什么好 电梯停电自动平层接线 别墅监控后期要注意什么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台账 实验室主要设备一览表 学校实时监控系统 车载监控摄像头 上饶市安防工程学校学费多少 动态台账是什么意思 汽车救援工具 智能家居安保龙 救灾款发放范围 火灾应急处置方案 安装监控系统需要多少钱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预案包括 最好的家用监控 设备材料台账明细表格 蓝天救援队经费来源 安全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设备材料台账明细表格 安全生产经费使用计划 咖啡店需要的设备及价格 卫生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家用监控系统的组成 家庭防盗微型监控设备 家庭实用监控 单人盗窃别墅几百万 什么是应急装备 火灾事故应急处置基本原则 应急体系基础 家用监控什么系统 工地安全防护用品 业余无线电应急频率 应急管理部信息资源目录 指挥中心系统设计方案 家用防盗监控系统安装 对应应急救援要求有 应急预案和处置方案的区别 如何完善应急救援体系 人员动态管理台账 应急预案6要素 安防监控合同模板 耒阳市安监局官网查询 学校监控系统施工方案 四路监控常见问题 应急物资与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管理平台方案 常用的应急救援装备包括 资料安全 日本防震准备 防火巡查记录多久检查一次 汽车救援工具 煤矿应急救援物资 大功率野外应急电源 家庭监控设备报价 火灾事故应急处理方案g 救灾款发放范围 开展应急救援的要求 应急救援物资清单表 对重大危险源应当 应急管理部救灾和物资保障司 应急管理信息平台 简述对应急救援工作的认识 弱电工程学校 偷别墅用什么工具 庭院监控摄像头布置图 简述对应急救援工作的认识 别墅顶级安保 安防学校出来干嘛 招大龄门卫60岁左右 日用杂品清单 实验室内部设备一览表 商场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安防监控维护 别墅 安防 交通安全知识内容简短 应急处置的定义 户外应急电源什么牌子好 先进应急救援装备 北京市应急管理服务平台 应急指挥中心建设方案 紧急救助法律责任 社会应急力量注册 摄像监控安装 应急指挥中心是干什么的 ktv设备清单 防汛救援装备 智能煤气 安全应急物资清单 学校保安要求 救援产品设计 家庭安装摄像头的方法 应急救援体系 电小二户外电源使用说明 应急指挥专员什么级别 在吴圩找工作 地震应急产品设计 监控摄像泄露在线 断电事故应急预案 蓄电池监控系统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台账 智能安防系统产品 校园安防系统 防汛应急设备 抢险救灾装备 急招学校保安 别墅安防系统价格 蓝天救援队队员的装备 跑监控业务工程的心得 家用监控系统安装 校园监控安装 小咖啡厅设备 公路工程安全费使用管理办法 应急救援员证有啥用 蓄电池智能在线监测系统 智能建筑安防系统调试 应急预案体系一般包括 民间救援队车辆号牌 广州应急救援员职业资格证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采购 招聘网保安 安装2个监控需要多少钱 安防领域创业 学校给调监控的条件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 家庭无线安防监控系统 应急救援物质包括什么 监控安防系统工程报价 成都保安学校 安防系统都有什么 家庭防盗用什么监控设备 完整的应急预案文件体系 车载监控摄像头 智能安防系统产品 安全生产费用项目一览表 应急救援与指挥系统 民政局应急储备物资 智能化家居装修效果图 安全生产费使用清单 救援队装备清单 电力服务事件应急演练 校园监控设备 别墅安防监控 蓝天救援队个人装备清单 应急指挥中心什么编制 智能小区监控系统 家庭防盗监控设备 应急救援由5个应急组组成 应急物资装备名称 别墅 安防 应急救灾产品设计 环保设备运行台账表格 一个完整的应急体系应由组织 防汛应急救援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救援课件 智能家居音响系统 家庭室内监控 救援产品设计分析 福特紧急救援无法使用 村级应急预案 别墅监控安防大概价位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多少钱 煤矿应急救援物资 上饶安防工程学校简介 咖啡店需要的设备及价格 防汛防台需要的物资 智能家装安防 紧急道路救援是什么意思 高清别墅安防监控系统 工厂设备清单表格 民政救灾物品 什么是应急救援设施 文具控清单 公路养护安全作业 环保应急物资清单 监控中心设计方案 紧急救援系统 poe摄像头供电不足 电力物资管理办法 餐饮油烟在线监测设备 安全设备设施台账 退役军人服务中心编制 学校给调监控的条件 粮食和物资储备应急预案 单位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急招学校保安 应急救援设施包括 远程监控管理平台 应急管理系统 别墅监控系统价格 应急预案中伤亡信息 电力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监控设备如何安装与调试 别墅监控安装效果图 粉尘治理八字方针 小宾馆招夜间保安一名 白云区监控安装 cctv监控设备干啥用 指挥处理 安防监控排行 八字方针 入户门门口装监控 李嘉诚别墅安保系统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 海康威视别墅安防系统 监控摄像头故障及处理 应急救援指挥及管理系统 设备清单明细表 单位的监控系统的安装标准 应急设施的冲淋应靠近 安防店面设计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原理图 应急响应系统的组成部分 安全生产法应急救援体系 防汛防台应急物资清单 应聘保安 应急救援体系的组织体系 门面监控安装最佳位置 应急救援中心是什么 救援队装备清单 医疗应急指挥系统 公安应急装备清单 应急救援队伍调度系统 别墅监控一般会出现什么问题 应急救援5点要求 应急支援表 学校实时监控系统 设备材料台账明细表格 自动扶梯应急演练预案 海康威视摄像头寿命 最隐蔽的针孔摄像头 实验室内部设备一览表 事故应急救援的基本要求是 应急救援体系包括 应急救援保障系统包括 蓝天救援队经费来源 蓄电池智能在线监测系统 应急指挥中心什么编制 救灾移交应急局后存在的问题 政府应急平台 自然灾害的应急预案 应急救援指挥平台 应急急救包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招标公告 生产经营单位对重大危险源应当 仇家的监控专门对着我家 别墅顶级安防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业务 村级应急预案 好听的楼盘名字 应急物资管理制度范本 呼市心理咨询 安全文明施工费表格 亿威安防 网络监控等弱电工程安装 温湿度监控系统方案 应急救援物资储备清单 安全生产应急体系建设 网络摄像头通用app 特种设备应急救援演练 民政局救灾物资采购 防汛应急物资清单表 供电客户服务事件调查报告 防台防汛工作措施 卫生应急物资储备管理 全球实时监控app 防火检查记录表处置结果 应急救援设施的冲淋应该靠近 杭州市有多少支民间救援队 应急预案体系包括什么 电力应急单兵装备 别墅安保系统的重要性 可视化应急指挥系统 防汛主要装备 防汛应急物资清单 安防监控弱电施工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智慧应急指挥系统 电梯加装应急平层装置功能 卫生应急物资储备管理 别墅监控一般在什么位置 diy自制文具 应急预案体系一般包括 急招大龄保安 监控工程合同范本 安防监控系统验收标准 建筑工程主要材料表 别墅室外监控 防汛抗旱物资储备清单 防汛物资由谁储备 家用监控什么系统 应急救援的电力通讯供应 外开门如何增加防盗 救援队个人装备 铁路救援设备 应急救生包 别墅一套安保系统要多少钱 事故应急救援的基本要求是 户外应急电源排行榜 苏州监控安装 摄像头安装价格 别墅室外监控 监控摄像头常见故障 现场应急处置预案 安装监控协议书 应急指挥中心建设方案 公路工程安全费使用管理办法 幼儿园监控系统方案 酒店监控摄像头书面安装说明 日用杂品清单 高清别墅安防监控系统 最新质量保证体系 应急组织与职责包括 家庭别墅安保系统 疾控卫生应急物资储备 应急救援体系主要包括信息畅通 设备调试员是做什么的 供电应急预案 别墅摄像头安装位置 正规学校保安 监控摄像头不匹配 常州应急管理局申报系统 家居智能化系统方案 地震指挥系统 煤矿应急救援 事故应急体系的定义 应急预案措施范文 物业防汛沙袋堆放标准 监控系统构架图 应急救援系统组成 家庭小监控 智能化安防系统方案 防台风物资储备清单 户外应急电源 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体系 别墅最先进的安防系统 网络监控系统 家庭网络监控系统 智能家居的安防 日用品清单 应急救援设施 粉尘危害需要综合治理的八字方针 应急管理能力建设包括 综合应急预案主要内容 防汛应急物资清单表 智能安防是什么 应急预案yabo亚博开户媒体通报 火灾事故应急处理方案g 防台防汛物资 家庭安防监控方案 海康摄像头poe接线详图 ktv设备清单 应急抢救系统 应急指挥中心建设方案 应急支持保障系统体系 安装监控系统需要多少钱 poe网络摄像头 家庭安防系统排名 别墅最先进的安防系统 别墅监控后期要注意什么 应急救援总队是什么单位 高校应急预案管理系统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业务 应急管理系统网站 应急指挥平台建设 救灾物资移交工作流程 应急指挥平台系统方案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台账 应急救援指挥车配备 文具用品清单 防汛应急物资储备 应急救援的基本内容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价位 应急管理指挥体制 应急预案中救援信息应由 家庭室内监控 电网事故应急预案 上饶市安防工程学校学费多少 越野救援队 安防设备安装与系统调试 上饶安防工程学校评价 远程监控管理平台 应急救援队有什么名字适合 应急救援要求包括 应急救援的内容是什么 远程指挥系统 安装8个监控人工费 抗台风物资清单 电梯停电救援装置 监控安装简易合同 广州跑监控弱电业务 动态台账是什么意思 附近找保安 开咖啡店需要的设备 应急救援个人产品设计 特种设备应急 医疗紧急救助系统 救援队以什么命名好 设备故障分析方法 环境事故应急预案 道路施工所需安全用品 安防监控维护 应急救援体系是什么 舆情监控系统 家庭安防监控方案图 安防监控代理商 小偷在门口写数字 安全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供电客户服务事件调查报告 仇家的监控专门对着我家 高校应急处置预案 装三个监控头收了2570 防火巡查记录填写样本 救援产品设计分析 16个摄像头包工包料多钱 应急预案管理系统 监控硬盘存储容量计算 什么是校园安防 应急局救灾物资招标公告 夜班保安上一休一天 在线故障诊断 什么是应急救援设施 道路施工安全防护用品 应急局救灾物资招标公告 自动扶梯应急预案范文 家庭远程监控多少公里 工地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指挥中心建设平安福州 救援队车改装 应急预案内容的完整性包括 三口之家最好别住别墅 安全费用提取标准2018 应急救援指挥车配备 地铁扶梯摔倒责任区分 防洪防汛物资明细 应急救援指挥及管理系统 安防监控规范施工规范 门卫招聘信息55岁以上 防台防汛物资 别墅监控布置的原则 事故应急演练分类 救援队起名字 别墅顶级安保 超小摄像头装在马桶里 家用智能安全系统 应急救援中心是什么 监控弱电系统 蓄电池监控模块故障 应急物资管理系统 应急救援证件样式 什么是应急救援组织 应急救援是什么部门 黄埔区监控安装 上饶安防出来是干嘛的 工厂保安 防汛物资采购清单 煤矿应急救援 安装监控一年挣多少 防汛防台需要的物资 应急预案谁做 好听的楼盘名字 应急指挥系统由什么组成 智能家居安保龙 应急救援队证件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安装 精神问题测试 好看又实用的学生党文具 校园智慧安防系统 公路工程安全生产费计量 应急人员装备 电力供应应急预案 vocs治理设施运行台账封面 咖啡厅吧台设备 应急救援的内容是什么 应急救援队装备 学校保安好不好做 想起个救援队的名字 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中心职责 电力应急物资分类 防洪度汛应急抢险物资 应急管理系统 应急防汛物资管理制度 智慧校园建设方案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体系 安防监控施工标准 防汛救援物资清单 应急指挥系统设计方案 施工现场应急物资清单 广州摄像头安装 校园监控 安防监控维护 自动扶梯应急演练预案 监控摄像头画面时有时无 防汛应急装备 北京安全监管信息平台 环保设备台账表格范本 福州应急指挥中心 监控安装与调试 应急救援个人装备 自动在线监测设备故障 应急指挥中心是干什么的 无线电救援频率 监控安装工程合同模板 家庭安防 紧急救助系统 应急管理局应急指挥车 电气工程四大天书 学校直招保安 自动扶梯应急预案 安全应急物资清单 幼儿园保安招聘今天 校园安防系统 海康摄像头poe接线详图 如何成立救援队程序 最新质量保证体系 上饶市安防工程学校学费多少 防火巡查及记录填写情况 广州市酒店 弱电项目 别墅摄像头安装位置 应急物资和应急装备 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电力应急指挥系统 应急装备分类 救援队起什么名好 汽车救援服务 高校智慧安防 开咖啡店需要的设备 学校保安好不好做 公路结算100章如何审计 单兵防护装备教案 餐厅用品清单 无锡安装摄像头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方案 防汛抢险装备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多少钱 无线电救援频率 民政救灾物资移交清单 安全应急预案范本 应急装备库装备清单 应急管理指挥平台 特种设备不并到应急救援 应急救援指挥平台管理 工厂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在线油烟监控系统 安全费用提取标准2018 环境应急指挥系统 应急救援指挥车 应急部安全执法服装 户外便携电源 紧急道路救援是什么意思 学校监控系统价格 应急救援设施明细表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待遇 综合性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救援保障体系包括 室内监控点位设计原则 设备台账管理 应急指挥平台 应急救援队装备使用方法 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急招校园保安 火灾应急处置主要措施 应急指挥平台系统 应急安全管理指挥系统 政府大数据中心是干什么的 家居安防系统监控 油烟检测 应急管理指挥系统 应急宣传展板素材 户外应急电源排行榜 别墅监控安装效果图 应急预案中救援信息应由 居家安防系统使用说明 第三级响应级别是指 应急车牌申请条件 公路入场安全用品采购清单 别墅安防系统价格 别墅安保系统的重要性 安全设施管理台帐 poe摄像头供电不足 民间救援队名称 在线油烟监控系统 监控摄像头修理 应急指挥平台建设 监控合同书 公路安全生产费清单 断电平层ard 应急救援物资储备仓库 什么是应急装备 我国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体系主要由 学校监控施工方案 监控摄像头布防的作用 居家安防锁业 货车四路监控不录像 应急救援内容包括 在学校当保安是个傻子 幼儿园防火检查记录 最新自救产品设计 完整的应急救援体系包括 浙江安防职业学院学费 应急救援队伍调度系统 如何注册救援队 家居防盗监控系统 指挥态势系统 私自在别人家按摄像头判几年 应急设施的冲淋应靠近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表格 煤矿应急救援 盛泽修电脑的 安防 别墅 应急救援中心是做什么的 监控摄像头泄露 急招大龄保安 别墅安防系统品牌 工单填写不规范是指 安防智能监控系统 集光安防和海康威视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工作 电力通信管 蓄电池监控系统 急招大龄保安 电梯应急救援装置EMR5000 小偷如何找到官员家 什么是应急救援中心 唐山安防之家摄像头 应急救援核心装备 监控摄像头布防的作用 晚上小院摄像头像小灯泡 2019最新航空管制频率表 监控摄像头画面时有时无 应急预案谁做 开展应急救援的要求 四路监控常见问题 应急组织与职责包括 监控摄像头布防啥意思 对应急救援的要求 监控摄像头画面时有时无 社会应急力量注册 一招鉴别针孔摄像头 熊卜军应急救援 救援应急车改装 应急救援日常生活物资 断电平层ard 高清别墅安防监控系统 北京郊区别墅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工作 电梯停电应急装置接线图 疾控卫生应急物资储备 柳市幼儿园门卫保安 一招鉴别针孔摄像头 家庭监控设备报价 应急预案yabo亚博开户媒体通报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简述火灾事故应急处理方案 电力供应及客户服务应急预案 应急预案6要素 安防监控吧 安防监控设备厂商 工地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别墅防盗监控系统 家庭安装监控如何安装 家庭安防设备 应急救援管理局是什么 智能化家居产品 公共监控app 最新自救产品设计 安防监控验收规范 应急救灾产品设计 学校监控设备管理制度 监控摄像头修理 家庭实用新奇产品 校园监控 动态台账是什么意思 上饶安防学院招生要求 千万别学电气 民政局应急储备物资 入户门门口装监控 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 电力安全个人心得体会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 应急救援体系的组织体系 安全支出费用明细 救援与自救的产品设计 poe供电摄像头的利弊 院子安什么监控好 应急指挥体系建设情况 应急救援设备设施台账 应急救援车牌申请条件 应急救援管理中心 防汛物资储备年限 应急救援日常生活物资 监控弱电系统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范本 预防自然灾害应急预案 应急管理能力建设包括 在线监测线路故障电流 应急救援体系由什么构成 急救中心设计 安防行业还有没有创业可能 汽车救援工具 仓库监控系统价格 eps应急电源选型 安防监控平台 安装监控系统需要多少钱 别墅监控室 别墅安防系统价格 应急救援指挥 安防监控设备 救灾物资管理办法 应急设施的冲淋应靠近 救灾物资移交工作流程 公路养护安全作业 应急救援队证件 应急人员装备 监控合同书 设备台帐管理系统 环保设施运行记录表样本 别墅监控系统报价 非煤矿山应急救援物资清单 错峰限电应急预案 应急救援个人产品设计 应急物资储备 安全文明施工费表格 应急指挥信息系统 指挥中心方案 只要事故的因素存在 应急救援个人产品设计 酒店监控安装要求 简述对应急救援工作的认识 应急管理部救援中心 盛泽电脑系统重装 监控弱电工程 智能安防系统厂家 突发事件处理应急预案 居家安防 每月防火检查记录 电力物资供应商 德国应急救援体系 主要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物资及装备清单 居家安防 安全物资明细 应急救援演练展板 安装监控系统需要多少钱 无线网桥电梯监控方案 工地安全防护用品 别墅监控方案设计图 家用智能安全系统 国外应急救援装备品牌 应急指挥管理系统 私自在别人家按摄像头判几年 简述火灾事故应急处理方案 应急救援队伍装备 别墅安防系统方案 职业病应急救援设施 应急救援证有什么好处 防洪防汛物资明细 适合农村院子摄像头 斑马救援队性质变了 应急预案的基本内容 火灾应急处置主要措施 户外应急救援包 沭阳县城管局陆周简历 应急救援管理中心 应急抢救系统 京郊别墅 应急通信系统 什么是应急救援组织 吧台用具清单 供电所工具包 安防监控规范 防汛应急物资 蓝天救援队队服价格 道路安全施工方案 招大龄门卫60岁左右 生产经营单位对重大危险源 应急救援指挥车牌子 如何建设指挥平台建设方案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 防汛抗旱物资网 应急救援队装备使用方法 监控摄像头不匹配 我国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体系主要由 南网供电服务承诺 电梯应急平层救援装置 应急救援服务中心是做什么的 未来安防行业发展前景 市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中心 应急演练物资储备清单 家庭防盗监控设备 应急救援服 突发事件处理应急预案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福州应急指挥中心 什么是应急救援中心 救援队取什么名字 自动扶梯应急演练预案 应急预案体系包括什么 监控安装简易合同 什么是应极预案 学校监控设备 电力应急单兵装备 特种设备应急 家庭摄像头做监控系统 校园搭建无线监控 仇家的监控专门对着我家 防台风应急响应等级划分 傻子在学校当保安突然清醒了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故障 紧急救援系统 诮防安全设备设施台账 电力事故应急预案总结 固定资产台账登记表 全球实时监控app 应急预案和处置方案 无锡摄像头监控系统 市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中心 粉尘危害需要综合治理的八字方针 智能家居布线施工图 防台防汛储备物资 电网事故应急预案 微型远程监控摄像头 学校监控系统价格 智能安防家居系统 应急通信系统 应急抢险系统 家庭安装摄像头的方法 预防自然灾害应急预案 紧急救援剧场版 无线电应急频率 楼宇智能化月薪多少 监控电池是什么 生活日用品清单 安防领域创业 应急信息平台 别墅监视系统 加入蓝天救援队有什么好处 特种设备专项监督检查的内容 火灾事故应急处置方案 对重大危险源应当 应急管理局应急指挥车 房子长时间不住人该放什么辟邪 私自在别人家按摄像头判几年 在线监测线路故障电流 环保设备运行台账范本 供电客户服务事件调查报告 远程家用防盗监控系统 设备点检表格 幼儿园防火检查记录 太原市应急指挥中心 电力通信管 业余无线电需要避开的频率 无线电户外求救频率 电建物资 防汛抗台物质清单有唧些 自动在线监测设备故障 救援队个人装备 学校保安不是人干的 小偷在门口写数字 我国应急组织系统包括 供电所工具包 民间救援组织管理规定 应急供电 应急装备分类 农村家庭安防监控系统 电梯监控有线改无线的设备 家庭监控系统 安全防护用具清单 粉尘治理八字方针 紧急道路救援是什么意思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预案分为 电力物资供应商 应急救援与指挥系统 应急装备的必要性 安防领域创业 防台风应急响应等级划分 好看又实用的学生党文具 应急管理系统平台 校园保安2019工资 电力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家里摄像头泄露隐私 实验室设备 卫生间螺丝摄像头 道路安全标志 现场救援组职责 粉尘控制八字方针 耒阳市安监局官网查询 火灾应急处置主要措施 防汛抗旱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物资储备和应急救援装备 主要材料设备明细表 应急预案中伤亡信息 救援指挥监控系统 安全生产物资清单 业余无线电应急频率 应急管理部救灾和物资保障司 应急指挥方案 安防装备组合架安装图 户外应急救援包 应急救援系统应包括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方案 每月防火检查记录表 电建物资 应急预案中什么信息应由 事故应急救援的基本要求是 院子安什么监控好 社会应急救援物资 家庭防盗用什么监控设备 粉尘危害需要综合治理的八字方针 设备故障分析方法 自动扶梯应急演练记录 舆情监控系统 上饶市安防工程学校招生 应急物资储备库的管理 应急救援日常生活物资 最隐蔽的wif针孔摄像头 电厂事故应急预案 应急调度指挥 救灾物资储备库管理员工资 应急体系基础 应急体系组成部分 海康威视监控方案书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家装摄像头安装示意图 安德安防监控 紧急救助知识 应急装备包括什么 防火检查巡查记录表 好听的救援队名字 应急指挥平台系统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预案分为 特种设备应急救援装备 438.500是什么频率 李嘉诚别墅安保系统 安全物资明细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职责 救援物资包括什么 家用远程摄像头监控系统 市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中心 蓝天救援队装备清单 地震指挥系统 电梯应急救援装置EMR5000 吧台用具清单 煤矿应急救援管理系统 应急响应系统的组成部分包括 电小二户外电源使用说明 别墅监控一套要多少钱 应急救援证件的使用要求 应急救援物资清单表 应急救援保障体系主要包括 仇家的监控专门对着我家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招标公告 上饶安防学院招生要求 家庭安防系统 应急信息平台 沭阳县城管局陆周简历 公路工程安全生产费明细 别墅庭院监控 突发事故应急预案范文 应急预案中什么信息应由 应急救援设施应靠近 监控摄像泄露在线 安全物资明细 家用监控什么系统 兵检装 航空统一频率表 应急救援具体要求 应急管理信息平台 应急储备物资清单 什么是紧急救助 校园监控 设备点检系统 中标 治安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偷别墅用什么工具 应急救援是什么单位 工信部应急通讯保障中心 广州摄像头安装 交通安全资料150字 智能化家居的优势 基于振动的故障诊断 家居防盗监控系统 四年级文具清单 应急管理部雷长群出任 应急救援装备建设 安防学院什么级别 我国应急组织系统包括 监控硬盘存储容量计算 应急管理指挥系统的组织构成 家用监控摄像头安装 学校的安防产品 德国地震救援装备 安防监控设备厂商 学校监控设备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与应急照明 工单填写不规范是指 安全费用使用清单 应急预案中伤亡信息 一个完整的应急体系应由组织 防汛救援装备 如何建设指挥平台建设方案 家用监控系统价格 监控摄像头故障及处理 防汛物资储备 电力行业完蛋了 应急救援服 应急救援指挥车配备 一个完整的应急体系应由组织 民间救援组织管理规定 道路安全标志 越野e族丰宁救援队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范本 应急救援是什么意思 汽车救援服务 政府各局先后排名 应急指挥组织架构图 一根网线接四个摄像头 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情况 应急响应系统的组成部分包括 应急救援总队是什么单位 环境应急指挥系统 民间救援队注册 应急救援具体要求 民政救灾物资清单 常州应急管理局申报系统 指挥态势系统 家用安防系统 应急救援车牌私家车申请 上饶市安防学校好不好 应急预案的四个部分 应急预案中救援信息应由 公路工程安全生产费计量 应急组织与职责包括 应急救援指挥 家庭小监控摄像价格 家庭安防设备 电力安全个人心得体会 别墅安防系统设计方案 救援应急车改装 突发事故应急预案范文 应急救援体系包括的内容主要 大型应急指挥车 新型救援设备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 日本防震准备 应急救援指挥车介绍 厨房设备采购清单 应急救援设施的冲淋应该靠近 防火检查记录填写 安全文明施工费表格 设备点检员题库 仓库安防系统 监控摄像头泄露 校园保安 应急指挥平台建设造价 自然灾害的应急处理 公路工程安全文明施工费用 应急决策指挥与处置平台 应急保障系统包含几个方面 cad摄像头标志 海康摄像头poe接线详图 工厂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别墅无线监控 救援队取什么名字 别墅庭院监控 安防装备组合架安装图 安装监控一年挣多少 应急救援体系的保障系统包括 应急预案措施范文 监控工程 应急管理信息平台 救援队取名 蓄电池监控系统 火灾应急处置主要措施 舆情监控系统 德国地震救援装备 应急预案中伤亡信息 自动扶梯应急演练预案 物资计划表格 7000元急招夫妻工 防汛应急抢险车 应急救援工作顺利组织保障 应急预案6要素 应急救援保障体系主要包括 应急物资储备库管理制度 校园监控要求 户外应急电源品牌 电力应急物资规范 安全费用提取标准2018 安防设备安装 家庭小型监控系统价格 应急救援的无线电 煤矿应急救援的基本任务 智能化家居的影响 家庭末日储备清单 小区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道路施工安全防护用品 摄像头监控多少钱 应急物资与装备 每日安全巡查记录表 智能化家居前景 应急宣传展板素材 应急救援车辆车贴 开展应急救援演练 楼宇智能化月薪多少 家庭安防摄像头 救援队装备不得低于 16个摄像头包工包料多钱 楼宇智能化月薪多少 防火巡查及记录填写情况 应急管理知识平台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体系 地震救援队用什么装备 别墅监控安防大概价位 应急指挥中心什么编制 应急救援装备车价格 生产经营单位报告重大危险源 智能安防家居系统 安全生产投入费用明细 幼儿园防火检查记录 红点设计救援产品 安防监控施工 什么是应极预案 余姚八小时的保安招聘 智能家装安防 突发电力事故应急预案 家庭监控系统全套价格 应急管理平台方案 应急救援设施设备物资一览表 北京郊区别墅 防汛沙袋如何摆放图 7000元急招夫妻工 监控布防和撤防啥意思 工信部应急通讯保障中心 车载监控摄像头 应急抢救系统 家用监控什么系统 防洪物资清单 错峰限电应急预案 应急预案6要素 厂区安防系统 别墅大盗教你如何防盗 综合性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救援内容包括 指挥中心方案 救援指挥监控系统 应急装备分类 别墅智能安防系统方案 家庭监控设备报价 台账管理的基本要求 公路清单安全生产费计算 2018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预案分为 应急救援大队职责 4万监控工程利润多少 别墅一般装几个摄像头 正规学校保安 单位监控安装申请报告 2019最新航空管制频率表 别墅 安防 用什么好 防台防汛储备物资 应急救援体系的组织体系 应急指挥系统设计方案 ard应急平层故障 应急管理 装备 对应急救援的要求 应急救援车辆车贴 餐厅用品清单 设备点检制度 家庭用监控录像什么牌子的好 国外应急救援装备 白云区监控安装 应急管理指挥体制 工地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三防应急物资清单 监控安防系统工程报价 台账管理工作要求 摄像头故障处理方法 应急救援中心的主要职责为 应急抢险救灾 家庭小监控摄像价格 智能建筑安防系统调试 高校应急处置预案 安全生产投入费用明细 蓄电池监控系统 2019最新航空管制频率表 应急资源信息管理服务平台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台账 院子安什么监控好 电梯里的无线摄像头 防台防汛工作措施 指挥处理 应急救援中心属于什么单位 家庭安防智能系统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安装 汽车紧急救援服务 庭院监控安装位置 应急指挥系统厂家 综合应急预案是生产经营单位 建筑工程应急物资清单 四年级文具清单 开展应急救援的要求 安全应急物资储备目录 西河红旗配送中心招聘 私自在别人家按摄像头判几年 安全生产费用目标成本明细表 应急决策指挥与处置平台 应急管理局救灾防潮垫招标 应急救援物资清单表 别墅安防系统设计方案 如何做好应急救援工作 每月防火检查记录表 汽车紧急救援服务 应急物资与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指挥中心什么编制 民政救灾物资保管费 家用监控方案 电力事故应急预案总结 煤矿应急救援的原则 幼儿园保安招聘今天 煤矿应急救援的基本任务 四川安德安防售后电话 信德安防 县级应急救援中心 舆情监控系统 安防智能监控系统 别墅安防监控系统品牌 校园监控设备 应急管理局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沭阳县城管局人员名单 隧道无线监控 防汛抗旱物资储备 幼儿园保安招聘今天 海康威视鱼塘监控方案 别墅监控安装效果图 社会应急力量注册 重要应急物资装备清单 防汛物资管理办法 每月防火检查记录 指挥中心系统设计方案 设备台帐管理系统 吊灯怀疑装了摄像头 别墅摄像头安装位置 福特紧急救援无法使用 4s店电脑检测收费标准 防汛救援物资清单 制定自然灾害应急预案 防火检查记录 安防装备组合架安装图 偷别墅要注意什么 防洪度汛应急抢险物资 应急救援的电力通讯供应 电力应急物资装备 卫生应急指挥系统 安全生产法应急救援体系 工地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支持保障系统包括 电梯应急救援 别墅围墙监控布点 公路安全生产费清单 三防应急物资清单 第三级响应级别是指 监控工程安装 应急救援物资管理制度 实验室主要设备 安防监控吧 小区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居家安防系统使用说明 家庭安防 煤矿应急救援知识 电网事故应急措施 安监局应急救援中心 自动扶梯应急预案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储备规划 别墅防盗监控系统 无锡摄像头监控系统 无线电16频道 交通安全知识内容简短 一般家庭室外用什么监控 海康威视红外摄像头 摄像头点位布置方案 防汛应急物资清单 唐山8号小区学校招聘保安 家里摄像头泄露隐私 蓝天救援队经费来源 家居安防系统监控 防火巡查记录 应急演练物资储备清单 安全生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余姚八小时的保安招聘 家用远程摄像头监控系统 应急物资和应急装备 应急救援车牌如何申请 家庭室外监控安装方案 交通安全知识内容 事故应急预案包括内容 火灾事故应急处置方案 无线网桥电梯监控方案 火灾应急处置主要措施 应急响应系统的组成部分包括 应急预案体系包括什么 智能安防家居系统 应急指挥信息系统 电力物资网 阴气重的屋子的表现 户外应急电源什么牌子好 应急预案体系一般包括 监控工程安装 民政救灾职能划转 监控摄像头泄露 应急救援物资清单表 想起个救援队的名字 学校食堂都咋上班的 户外便携电源 幼儿园招聘门卫1名 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体系 电梯断电应急平层装置 校园监控 应急预案设备清单 电力物资管理办法 防洪防汛应急物资 应急资源信息管理服务平台 环境事故应急预案 安全应急管理系统 居家智能安防 防火检查记录表范本 应急预案和处置方案 事故应急体系是指什么 故障检测率的定义 什么是应急救援 民政救灾物资采购种类 事故应急体系是指什么 应急管理平台方案 救援队伍名字 智能化系统应急预案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与应急照明 应急预案六个方面应急救援管理系 油烟检测 监控设备如何安装与调试 什么是应极预案 看守所安防系统 应急处置的定义 呼市心理咨询 校园保安2019工资 最隐蔽的针孔摄像头 别墅安防监控方案 海康威视红外摄像头 应急管理系统网站 家庭别墅安保系统 别墅安防系统费用多少 西河红旗配送中心招聘 无线电紧急频道 精品咖啡馆设备 应急救援设施分类 防台防汛应急物资台账 安防装备组合架安装图 应急指挥中心什么编制 营山民政局采购 客厅监控装什么位置 陕飞集团救援系统 家里摄像头泄露隐私 海康威视监控调试步骤 别墅监控方案设计图 家用安防系统 应急通信系统 装一套家庭监控需要多少钱 生产经营单位对重大危险源 校园监控系统方案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采购 防汛抗台物质清单有唧些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装备标准 卫生应急救援展板 ard应急平层故障 巴厘岛私人别墅 宾馆安监控 交通安全资料内容 应急管理网络平台 电力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智能安防系 安全生产费用汇总表 设备材料台账明细表格 民政部救灾款规定2015 晚上去偷什么来钱快 安防监控吧 蓄电池监测系统 应急管理指挥系统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储备规划 监控老是时有时无出现 海康7816还是7916好用 家庭监控系统如何安装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方案 安防监控规范施工规范 别墅顶级安保 仓库安防系统使用 别墅摄像头安装位置 监控摄像头布防啥意思 社会应急力量参与抢险救灾 公路清单安全生产费计算 安防行业从何入手 民政救灾物资管理办法 家用摄像头远程监控原理 智能家装安防 工信部应急通讯保障中心 室内无线监控 抗台风物资清单 煤矿物资清单 别墅智能安防系统 保镖学校 别墅安防系统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表 家用监控系统安装 特种设备专项监督检查的内容 煤矿应急救援物资 设备点检制度 弱电工程学校 环保设备台账表格范本 供电所营业厅应急预案 家庭智能化控制系统 安防工程商名录 日用品百货清单 应急预案和处置方案 信德安防 家庭安防系统排名 应急响应定义 监控系统 智能化家居的影响 汽车应急救援包 应急供电 电梯专用应急救援装置emr500 防汛抗旱物资网 抢险救援和抢险救灾 物业设备设施管理台账范本 电力系统杂志 上饶安防工程学校毕业证 什么是应急救援中心 福州应急指挥中心 别墅安防系统设计 民间救援组织管理规定 市政工程应急设备清单 货车四路监控不录像 应急救援设施应靠近 安防监控规范施工规范 家庭安防摄像头 智能小区监控系统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与应急照明 县级救灾物资储备目录 地震指挥系统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预案分为 单人别墅特大盗窃案 自动扶梯应急预案 应急预案谁做 环境应急展板 智慧校园安保系统 工单填写不规范是指 大学监控规定保存多久 完整的应急救援体系包括 别墅如何装监控 出售螺丝摄像头 盛泽监控安装 请简述火灾事故应急处置要点 应急救援体系主要包括 安全文明施工费明细表下载 门卫招聘信息55岁以上 广州监控安装工招聘 防火巡查记录填写样本 防火巡查记录 居家生活必需品清单 现场救援组职责 工地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防汛专用沙袋 海康远程监控方案 夜班保安上一休一天 安防监控规范 救灾物资移交工作流程 电力供应应急预案 安装家用监控要多少钱 咖啡厅设备清单预算 盛泽电脑系统重装 霸气救援队名称 广州跑监控弱电业务 监控上的布防是什么意思 工厂保安 办公室日用品百货清单 应急指挥中心职责 宾馆安监控 安防设备安装 家用监控摄像头安装 每日防火巡查记录范本 应急指挥系统设计方案 京郊别墅 应急救援与指挥系统 家用防盗监控系统 智能别墅监控系统 株洲车上装监听 学校招聘保安信息 应急救援大队职责 货车四路监控不录像 家庭室外监控系统价格 应急救援的定义是什么 应急救援保障系统包括 摄像头安装价格 火灾的应急处置原则 应急救援车牌如何申请 建立应急救援体系 高校应急处置预案 高清别墅安防监控系统 家用智能安防系统 居家安防系统重要 学校监控多久覆盖一次 校园智慧安防系统 安防行业是做什么的 可视化应急指挥系统 应急救援是什么单位 应急救援是做什么工作 监控上的布防是什么意思 工地安全用品清单 应急物资及装备清单 应急救援管理中心 别墅庭园景观设计 上饶市安防工程学校招生 校园安全措施 智慧校园安防管理系统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待遇 环境应急展板 应急局救灾物资招标公告 特种设备应急救援方案 德国应急救援体系 应急管理平台厂家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采购 防汛抗旱物资清单 监控摄像头布防的作用 做安防的前景如何 指挥中心系统设计方案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储备规划 2018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装监控学徒后悔了 最好的别墅监控 浙江最差的大专 设备点检员题库 地震救援队装备配备标准 电力服务事件应急演练 一根网线接四个摄像头 海康远程监控方案 安防设备属于什么经营范围 智能家居的安防 仓库安防系统 防火巡查记录范本 在学校当保安是个傻子 是安全生产的主体 火灾的应急处置原则 供电所营业厅应急预案 县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职责 监控会不会泄露隐私 别墅的安防监控系统 应急处置的定义 应急管理指挥平台 家庭监控tp 应急物资储备库的管理 上海市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一个完整的应急体系应由组织 远程家用防盗监控系统 电力通信管道型号 自动扶梯应急演练预案 南网供电服务承诺 地震救援装备分类 大连业余无线电频率 公路入场安全用品采购清单 常用的应急救援装备包括 海康威视监控调试步骤 应急指挥调度系统的工作原理 汽车应急救援包 公路工程概预算编制办法2018 自然灾害紧急预案 家居安保系统 应急支援表 门面监控安装最佳位置 电梯专用应急救援装置emr500 应急度汛物资 物业工程设施设备建立台账 公路安全评价 安全生产应急中心划转 上饶安防工程学校2019年招生 防汛抗旱设备 电子实验室设备清单 自然灾害应急预案流程 指挥中心方案 急救包h 五点指示要求 救灾物资移交工作流程 生产经营单位报告重大危险源 一个完整的应急体系应由组织 应急救援指挥车配备 抢险救灾物资清单 无线电救援频率 应急救援预案的基本要求 安装4个监控需要多少钱 防汛应急设备 应急救援队装备使用方法 店铺安装监控多少钱 学校监控方案设计 车载微型摄像头 别墅安防监控 电力应急物资分类 最好的家用监控 设备清单明细表 应急管理局救灾防潮垫招标 智能家庭安防 应急处置管理平台 粉尘危害需要综合治理的八字方针 应急救援系统的组成包括 仓库监控系统价格 应急响应系统的组成部分 cctv监控设备干啥用 自动扶梯摔倒应急预案 安防学校是干嘛的 家用摄像头远程监控原理 海康7816还是7916好用 别墅顶级安防 别墅安防系统费用多少 什么急救包好 资料安全 填写防火检查记录表 自动扶梯应急演练 网络安防监控 应急救援体系四部分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工作 一个完整的救援体系不包括 安防监控代理商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体系 应急救援车牌 实验室设备表 工单填写不规范是指 应急预案演练计划表 盛泽监控安装 民政救灾物资移交方案 对应应急救援要求有 监控安装简易合同 监控安防系统工程报价 应急管理网络平台 电源插座式监控摄像头 别墅安保系统的重要性 支持保障系统主要包括 小区供暖设备 紧急救助法律责任 应急管理局有什么权利 家用安防系统 煤矿物资清单 应急救援内容包括 别墅安防系统方案 应急救援装备车价格 防火检查记录表处置结果 监控设计方案 救援指挥监控系统 设备点检制度 四年级文具清单 救援队取名 院子里面装什么摄像头比较好 高校智慧安防 网络摄像监控 简述烧伤现场急救措施 监控点位图设计 资料安全 学校摄像头监控范围 安装监控协议书 三口之家最好别住别墅 别墅摄像头安装位置平面图 监控施工承包合同 事故应急救援保障 智能社区安防系统 业余无线电需要避开的频率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管理的好处 民间救援队经费来源 断电平层ard 别墅顶级安保 遂宁安德安防 应急保障系统包括 顶级豪宅的安保 急招学校保安 救灾物资储备清单 设备点检制度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范本 粉尘八字方针 救灾物资发放规定 poe网络摄像头 家庭安防设备 应急预案6要素 自动扶梯突发事故应急预案 应急救援证车牌 安装2个监控需要多少钱 电源插座式监控摄像头 应急系统由什么构成 智慧应急指挥系统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装备标准 救援队车改装 电力系统通信 弱电工程学校 别墅的安防监控系统 应急预案设备清单 无线网桥电梯监控方案 应急设施包括什么 杭州市有多少支民间救援队 智能安防是什么 抢险救援和抢险救灾 国外应急救援装备 单位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防汛物资储备 安防监控验收规范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装备标准 四路监控系统 厦门安防学校出来是干嘛的 自然灾害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居家安防系统使用说明 北京郊区别墅 什么是事故应急救援 家庭防盗设备 救援队以什么命名好 简述火灾事故应急处理方案 油烟在线监测设备 在线监测线路故障电流 诮防安全设备设施台账 应急救援员证有啥用 别墅智能安防系统 地震救援队用什么装备 别墅摄像头安装位置 别墅安防设备 县级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应急预案中事故信息 智能安防家居系统 公路清单安全生产费计算 物业工程部设备台账 监控工程 紧急无线电频率 安装2个监控需要多少钱 公路入场安全用品采购清单 卫生应急指挥系统 公路安全物资清单 100万的监控标利润多少 应急电源接法 应急装备包括什么 斑马救援队性质变了 安防工程30万利润多少 电梯停电救援装置 环保应急物资清单 应急管理平台方案 救援管理系统 大型应急指挥车 7000元急招夫妻工 紧急救援设备 应急物资与装备包括什么 县级救灾物资储备目录 指挥中心系统图 网络监控等弱电工程安装 家用监控摄像头安装 如何注册救援队 安防监控下载安装 海康7816还是7916好用 地震救援产品设计 监控安防系统工程报价 单位监控安装申请报告 应急预案6要素 应急演练物资储备清单 电力行业完蛋了 最好的安防系统 别墅应该用什么设备安防 汽车应急救援包 居家安防设备 应急指挥系统由什么组成 各种应急救援设备 电力物资招标 远程家庭监控系统 防台防汛应急物资台账 网络环境监控 重要应急物资装备清单 应急救援主要工作内容 防火巡查记录本 救援产品设计分析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表 广州应急救援员职业资格证 电力通信是干嘛 紧急救助的程序 越野e族应急救援队 应急救援是做什么工作 电梯ARD接线图 湖南应急救援员职业资格证 监控合同书 浙江安防学费 应急管理系统 各种应急救援设备 应急救援保障体系包括 环保设施运行台账 应急处置预案内容 设备调试员是做什么的 2019年安防行业前景 海康远程监控方案 四路监控系统 民政救灾物资采购种类 学校保安编制改革 发生火灾应急处理措施 安全生产费用项目一览表 别墅监控一套要多少钱 各种应急救援设备 监控摄像头布防啥意思 校园监控方案 成立民间救援队意义 蓝天救援队装备清单 应急救援系统的组成包括 应急管理部救灾和物资保障司 故障在线监测系统 蓄电池监控模块故障 应急救援装备网 家庭实用监控 抢险救灾装备 工地监控系统安装 餐厅用品清单 家用监控方案 监控摄像头常见故障 建立应急救援体系 防洪应急物资清单 动态式管理台账 监控里的布防是什么 电小二户外电源使用说明 应急抢险系统 应急指挥中心建设方案 别墅 安防 安防监控排行 安全费用使用清单 智能建筑安防系统调试 救灾物资移交工作流程 自动扶梯滑倒事故及处理方法 供暖应急服务措施 应急救援体系的要求 特种设备执法装备 防洪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电梯无线监控方案 应急救援与指挥系统 在线监测线路故障电流 完善应急救援队伍体系 智能猫眼邻居不让装 汽车救援工具 仓库安防系统使用 供电所应急抢修工具 家用监控布防是什么意思 应急救援管理系 交通安全资料内容 别墅安防设备 应急指挥中心建设标准 国航退伍军人安全员 应急救援包 防汛防台应急物资清单 大连业余无线电频率 智能化门禁系统工程 紧急救援剧场版 什么急救包好 紧急道路救援 国际应急救援越野车 校园监控平台 监控摄像头常见故障 唐山安防之家摄像头 宾馆监控安装 偷别墅要注意什么 安防 别墅 智能安防家居监控系统 盛泽监控安装 应急救援体系 应急救援物资储备仓库 防火巡查记录填写样稿 紧急救援组织分为 房子长时间不住人该放什么辟邪 安德安防监控 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 办公室日用品百货清单 夜班保安2600 灾难救援工业设计 学校监控系统施工方案 校园安防监控系统方案 三防应急物资清单 电力应急装备清单 电力应急指挥系统 室内监控点位设计原则 防汛主要装备 家用智能安全系统 应急储备物资清单 点检管理程序的四个环节 智能家居安防产品 最隐蔽的针孔摄像头 基于振动的故障诊断 公路工程施工现场安全管理范围 家庭防盗用什么监控设备 入户门门口装监控 别墅监控系统报价 工程设备清单表格 安防监控设备的安装要求 小区供暖设备 应急救援的无线电 应急救援越野车 应急支援表 以下不属于应急支持保障系统 公安应急装备清单 大功率野外应急电源 民间救援队名称 粉尘八字方针 512大地震 保镖学校 指挥中心方案 民政救灾物资采购种类 卫生应急救援展板 学校摄像头监控范围 别墅顶级安防 看守所安防系统 救援队伍名字 如果小偷直接把摄像头拿走了 智能猫眼邻居不让装 火灾应急处置方案 应急防汛物资管理制度 市级应急指挥中心 救援队取什么名字 电梯无线监控方案 设备点检员题库 监控工程合同范本 智能化门禁系统工程 应急物资管理好不好 应急管理局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特种设备专项监督检查的内容 事故应急体系的定义 施工工地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开展应急救援的要求 紧急救援设备 应急装备分类 应急指挥平台建设造价 救援物资包括什么 地震救援产品设计 应急救援体系图 物业设备台账表格范本 应急救援装备 广州跑监控弱电业务 220伏便携式应急电源 电梯监控无网络信号 福州应急指挥中心 想起个救援队的名字 安防监控吧 cctv监控设备干啥用 智慧校园建设方案 应急管理平台厂家 工地监控系统安装 别墅庭院监控 安装2个监控需要多少钱 应急救援指挥车配备 学霸用的文具清单 最有救援意义的名字 家居安防监控系统 安防设备安装 应急救援主要工作内容 智能安防系统厂家 别墅一套安保系统要多少钱 紧急道路救援 应急指挥体系建设情况 蓝天救援队装备清单 家庭小监控摄像价格 别墅监控一般在什么位置 附近找保安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价位 无线应急指挥系统 eps应急电源选型 应急救援组织一般包括 农村安装3个监控多少钱 餐厅用品清单 智能家居音响系统 防汛抗旱物资网 点检管理程序的四个环节 应急救援是什么单位 生产经营单位的应急预案 监控电池是什么 16个摄像头包工包料多钱 应急抢险救援装备 防汛物资采购清单 智能建筑安防系统调试 智慧校园安保系统 公安应急装备清单 海康威视安防监控方案 家用摄像监控系统 电力物资网 大众aeb主动刹车系统 特种设备执法装备 民政救灾物资移交方案 应急救援装备展览会 应急预案管理系统 学校监控施工方案 工单填写不规范是指 北京郊区别墅 如何注册救援队 如何设置家用监控系统 在吴圩找工作 沭阳县城管局人员名单 安全文明施工费明细表下载 最好的家用监控 监控安防系统工程报价 救援应急车改装 市级应急指挥中心 苏州校园盾牌 设备故障分析方法 智能家居安保系统 盛泽修电脑的 安全生产应急救援队伍包括 监控摄像头不匹配 学校招聘保安信息 应急救援物资储备仓库 家庭摄像头做监控系统 救灾物资移交工作流程 蓄电池智能在线监测系统 防划车监控摄像头 海康摄像头poe接线详图 唐山监控摄像头厂电话 煤矿应急救援管理系统 网络监控系统 什么是校园安防 呼和浩特grg材料 家用监控系统价格 实验室主要设备一览表 防台防汛工作措施 以下不属于应急支持保障系统 市级应急指挥中心 主要应急救援装备 ard电梯停电应急装置 海康威视摄像头寿命 应急装备和应急物资的区别 公路施工安全防护用品明细 救援队取什么名字 广州应急救援员职业资格证 安全设备设施 一套家庭监控系统价格 福州市应急指挥中心 应急救援系统的组成包括 安防网工程商 别墅装监控多少钱 点检员三级试题答案 最有救援意义的名字 应急局指挥平台系统方案 应急管理信息平台 每月防火巡查记录内容填写 监控会不会泄露隐私 事故应急救援包括 紧急道路救援是什么意思 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 全球实时监控app 兵检装 家用监控摄像头安装 果园无电监控 应急物资与装备包括什么 应急救援物资库要求 校园监控系统设备 智能家居音响系统 安防监控设备厂商 四路监控常见问题 安防监控排行 适合放卫生间的隐蔽摄像头 未来安防行业发展前景 电力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停电时电梯的应急预案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ard 智能安防系统功能 地震救援队用什么装备 家用摄像头被黑tp 支持保障系统主要包括 电力线路在线监控 学校监控设备 应急救援总队是什么单位 动态式管理台账 应急保障系统包括 供电 应急响应 等级 海康威视别墅安防系统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工作 煤矿应急救援 民政救灾物资移交方案 智能化家居 安全生产投入费用明细 大众aeb主动刹车系统 上饶安防工程学校2019年招生 别墅安防系统 预防自然灾害应急预案 家庭监控系统全套价格 应急预案措施范文 监控安装最佳位置 应急通信系统 监控摄像头布防的作用 地震救援队装备配备标准 安全支出费用明细 应急支持保障系统体系 防保姆摄像头不易被发现 应急设施清单 公路工程安全文明施工费比例 海康远程监控方案 政府各局先后排名 家居监控系统 浙江安防职业学院学费 应急管理平台方案 咖啡馆设备清单 如何设置家用监控系统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储备规划 民政救灾物资厂家 家庭智能安防设备 应急救援装备车价格 应急部安监人员着装 什么是应急救援 应急救援车牌如何申请 道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监控摄像头品牌排行 应急管理局有什么权利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体系 60 65岁招聘保安 别墅监视系统 地震指挥系统 应急装备清单 点检管理程序的四个环节 应急预案的四个部分 家庭摄像头做监控系统 家庭安全监控 工厂保安 诮防安全设备设施台账 监控摄像头修理 地震应急产品设计 福州应急指挥中心 安全生产投入费用明细 广州黄埔监控安装 上海市应急救援指挥中心 农村安装3个监控多少钱 应急救援分组职责 酒店监控摄像头书面安装说明 上饶市安防工程学校招生 供电应急预案 应急救援指挥 工地安全防护用品 应急救援组织一般包括 蓝天救援队队服价格 安装监控系统需要多少钱 监控摄像没有电头故障处理 现场应急处置方案范本 煤矿应急救援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救援装备类型 蓝天救援队工资多少 家用智能安全系统 应急救援体系框架包括 建材采购清单 设备点检的六个要求 应急救援设施分类 漳州市学校保安招聘 发信息平台 电梯无线监控方案 救援产品设计分析 安防学院什么级别 家庭安防监控方案图 民政局救灾物资 公路工程第100章取费标准 防汛应急抢险车 居家安防系统 如何做好应急救援工作 装监控学徒后悔了 通信电管 斑马救援队性质变了 安全生产应急体系建设 无线电紧急频道 防汛物资设备 废气处理设备运行台账 应急指挥系统可行性研究报告 应急救援主要工作内容 救援队取什么名字 应急救援中心是什么单位 学校监控设备配置标准 防汛应急救援设备 应急救援队是什么编制 货车四路监控不录像 煤矿应急救援知识 无锡安防设备安装 民间应急救援车 安全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救援车是干什么的 2018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度汛物资 营山民政局采购 应急指挥平台系统方案 安防 别墅 资料安全 安防智能监控系统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地铁电扶梯故障应急预案 防火巡查记录本 电梯断电应急平层装置 家用监控全套 2019年安防行业前景 应急救援装备网 生产设备清单表格 应急救援服装 应急救援证有什么好处 学校监控多久覆盖一次 应急指挥系统方案 判断房子干净最快方法 宾馆监控安装 应急救援是什么单位 紧急道路救援是什么意思 海康威视鱼塘监控方案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管理的好处 居家安防系统重要 冲淋洗眼设施应靠近 学校安防系统 非煤矿山应急物资清单 应急救援的无线电 应急救援体系力量 应急救援具体要求 防汛应急装备 厦门安防学校出来是干嘛的 7000元急招夫妻工 家庭简单监控布线 抢险救灾物资清单 救灾物资种类 应急体系基础 智能安防系统厂家 突发事件处理应急预案 工厂设备清单表格 李嘉诚别墅安保系统 公路安全物资清单 一般家庭室外用什么监控 幼儿园招聘门卫1名 电梯里的无线摄像头 应急物资储备管理制度 环保应急物资清单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事业单位 安全生产物资清单 家用防盗监控系统 应急救援中心是做什么的 工地安全防护用品 什么叫应急救援 cad摄像头标志 成都学校保安招聘 别墅的安防监控系统 判断房子干净最快方法 应急物资与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救援是做什么工作 电力物资管理系统 公路文明施工费用 校园监控设备报价 别墅安防监控方案 安防工程学校出来是做什么的 简述火灾应急处理预案 现场应急处置预案 监控安装最佳位置 家庭室内监控 应急救援体系包括的内容主要 应急救援课件 远程指挥系统 应急救援中心是做什么的 地铁扶梯摔倒责任区分 高毒气体应急救援 摄像头布防是什么意思 电建物资 512大地震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接线 实验室主要设备 公路清单安全生产费计算 应急装备和应急物资的区别 无锡摄像头 大型应急指挥车 学校监控方案设计 应急救援物质包括什么 阴气重的屋子的表现 县级防汛等级 防汛抗旱物资网 设备点检的六个要求 救灾物资储备清单 别墅最先进的安防系统 煤矿应急救援知识 环保设备运行台账范本 幼儿园招聘门卫1名 民政局救灾物资 今天有急招保安48岁 安装家用监控要多少钱 公路工程安全生产费明细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管理的好处 别墅装监控多少钱 高校应急预案管理系统 校园保安 道路安全标志 别墅监控一般会出现什么问题 公路安全文明施工费明细表 家庭小监控 自动扶梯应急演练预案 工地安全防护用品 应急救援指挥车牌子 电力服务事件应急演练 大型应急指挥车 应急救援装备展览会 海康威视监控方案书 特种设备执法装备 应急救援车是干什么的 救援产品设计 海康远程监控方案 poe供电摄像头的利弊 四路监控常见问题 粮食和物资储备应急预案 特种设备应急救援装备 安监局应急救援中心 亿威安防 事故应急体系是指什么 电力应急管理存在的问题 主要材料设备明细表 家居智能化系统方案 道路安全施工方案 紧急救援剧场版 家庭防盗微型监控设备 国外应急救援装备品牌 最有救援意义的名字 校园网络监控管理计划 厂房监控摄像头安装 安全生产费用汇总表 应急响应定义 三口之家最好别住别墅 斑马救援队性质变了 应急抢险物资 隧道无线监控 煤矿应急救援的原则 紧急救援剧场版 黄埔区监控安装 电梯应急救援 应急指挥调度管理 日本应急产品设计 学校保安 电梯监控有线改无线的设备 应急装备的必要性 应急救援指挥车 防洪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安防装备组合架安装图 应急管理局救灾防潮垫招标 招学校保安 车辆动态监控管理台账 公益救援队名字 幼儿园应急装备清单 poe摄像头对网线要求 县级防汛等级 校园安防监控系统布控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 民间救援队名称 监控摄像泄露在线 综合应急预案主要内容 别墅围墙监控布点 家用摄像头远程监控原理 上饶市安防工程学校招生 应急救援中心的主要职责为 对应应急救援要求有 应急指挥平台建设方案 ktv设备清单 煤矿应急救援物资 如何成立救援队程序 智能安防系统功能 应急指挥平台 厦门安防学校出来是干嘛的 民政救灾物资移交清单表格 应急预案6个步骤 青岛学校保安上班时间 粉尘综合治理八字方针 监控安防 安全物资需用计划表 青岛招聘校园保安 别墅安防监控 政府应急管理系统 交通安全顺口溜20字 如何成立救援队程序 监控安装部位平面图 应急救援体系四部分 应急调度指挥 杭州市有多少支民间救援队 校园监控设备 指挥中心方案 poe摄像头供电不足 别墅监控一般会出现什么问题 电梯应急装置是什么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方案 家庭智能化控制系统原理 粉尘控制八字方针 家庭监控系统全套价格 安全装备设施登记台账 家居安防监控系统 建材采购清单 户外应急电源 校园安防监控系统方案 夜班保安上一休一天 停电时电梯的应急预案 安防设备安装施工规范 特种设备应急救援演练 家庭小别墅设计图 适合放卫生间的隐蔽摄像头 交通安全资料150字 家庭实用新奇产品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 应急救援装备展览会 家庭监控系统如何安装 海康威视学校监控方案 开咖啡店需要的设备 安防学院 监控摄像头不匹配 咖啡厅设备清单 公路工程安全生产费明细 自动扶梯应急演练预案 最隐蔽的针孔摄像头 别墅监控一般在什么位置 家庭安防监控方案 交通安全顺口溜20字 安全设备设施 唐山监控摄像头厂电话 安防监控吧 电梯应急平层救援装置 白云区监控安装 预防自然灾害应急预案 四年级文具清单 电力线路在线监控 设备清单明细表 蓝天救援队工资多少 家庭智能化控制系统原理 院子安什么监控好 应急指挥管理系统 民间救援队车辆 信息化设备台账 安装家用监控要多少钱 盛泽监控安装 应急防汛物资管理制度 应急管理系统 急招大龄保安 在学校当保安是个傻子 越野e族应急救援队 现场应急处置方案范本 自动扶梯应急预案范文 应急救援是什么部门 救援队车贴 粉尘八字方针 安防设备属于什么经营范围 监控中心设计方案 应急救援车牌 以下不属于应急支持保障系统 公路工程安全费使用管理办法 合肥急招校园保安 民间救援队车辆号牌 日用品百货清单 应急救援由5个应急组组成 应急处置的定义 生产经营单位(),()或者()的 无线应急指挥系统 工厂设备清单表格模板 煤矿物资清单 台账管理的基本要求 安防监控镜头 越野救援队 家庭智能安防产品 无锡摄像头监控系统 poe摄像头对网线要求 生产经营单位对重大危险源 安全设备设施台账 别墅监控一套要多少钱 新型救援设备 日本防震准备 安防监控合同模板 灾难救援产品设计 紧急救助法律责任 每日安全巡查记录表 蓝天救援队经费来源 应急管理系统平台 监控布线图 设备台帐管理系统 电力应急单兵装备 应急救援内容包括 摄像监控系统 单兵防护装备教案 应急救援服 安监局应急救援指挥中心职责 安防监控设备的安装要求 学校招聘保安信息 环保设备台账表格范本 应急救援体系力量 安防设备安装施工规范 株洲车上装监听 应急救援体系四部分 招学校保安 智能家居布线施工图 应急救援体系由什么构成 粉尘治理八字方针 应急调度指挥 监控会不会泄露隐私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方案 防汛抗旱物资储备清单 成立民间救援队条件 监控摄像头牌子 网络摄像头通用app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招标公告 自然灾害应急预案流程 地震救援产品设计 应急响应定义 安防监控规范施工规范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事业单位 2019最新航空管制频率表 加入蓝天救援队有什么好处 防火巡查及记录填写情况 应急救援物资库要求 煤矿应急救援的基本任务 监控点位图设计 民间救援组织的作用 公路养护安全作业 应急管理 装备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 学校监控方案设计 特种设备应急救援演练 通信应急指挥车 监控摄像头故障分析 家庭室外监控系统价格 校园网络监控管理计划 居家安防设备 应急救援装备类型 学校的安防产品 别墅 安防 用什么好 户外应急电源 特种设备执法装备 安防监控吧 家庭智能化控制系统方案 蓄电池在线监测设备 建立应急救援体系 安防工程商名录 实验室设备清单 突发事件应急预案范文 无锡安装摄像头 电力通信网设备 自动扶梯应急预案 家庭监控系统全套价格 安防行业从何入手 好听的楼盘名字 建材采购清单 应急救援证车牌 安全装备设施登记台账 电力应急物资装备 安德安防 电力应急物资清单 别墅庭园景观设计 校园监控 校园安防系统 日用品百货清单 应急救援宣传海报 智能安防系统对家居的重要性 道路安全标志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蓄电池 安全设施管理台帐 救援设备 智能家庭安防 监控摄像头故障分析 应急预案yabo亚博开户媒体通报 粉尘综合治理八字方针 应急指挥调度管理 应急预案管理系统 家用远程摄像头监控系统 电力应急单兵装备 卫生间螺丝摄像头 对应急指挥的建议 民政救灾物资名录 防洪应急物资清单 小区防汛物资储备清单 如何做好应急救援工作 资料安全 2019最新航空管制频率表 户外应急电源 页面提供紧急升级中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台账表 急救包h 应急救援装备网 政府各局先后排名 安防行业从何入手 如何成立救援队程序 户外应急电源品牌 农村安装2个监控多少钱 安德安防设备安装 应急物资管理系统 安装家用监控要多少钱 应急救援物资储备清单 监控上的布防是什么意思 株洲车上装监听 监控老是时有时无出现 应急装备库装备清单 急招保安一名 防汛应急物资清单 防洪防汛yabo亚博开户稿 应急救援包 突发电力事故应急预案 公共监控app 一根网线接四个摄像头 日用杂品清单 青岛学校保安上班时间 小型家庭安防监控系统方案 应急平台系统 居家安防系统重要 户外便携电源 应急救援设备 防洪度汛应急抢险物资 安防设备安装手续 餐厅用品清单 供暖应急服务措施 安监局应急救援中心 应急预案和处置方案 应急管理指挥系统的组织构成 偷别墅要注意什么 安全设施管理台帐 应急局救灾物资招标公告 装一套家庭监控需要多少钱 日本应急产品设计 公路工程安全费用计量 应急救援设施配备 poe供电摄像头的利弊 应急指挥中心是干什么的 应急救援装备车价格 环保设施运行台账 红点设计救援产品 特种设备应急措施 指挥处理 学校监控设备配置标准 家庭防盗设备 顶级豪宅的安保 别墅室外四个摄像头监控如何 应急预案内容的完整性包括 监控设计方案 日用杂品清单 居家生活必需品清单 16个摄像头包工包料多钱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接线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接线 应急抢险物资 防汛专用沙袋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工作 监控系统构架图 酒店里3钟房间不能住 家用防盗监控系统安装 安防行业是做什么的 2019安全生产费用使用计划 跑监控业务工程的心得 紧急救援数据恢复 自然灾害紧急预案 防汛应急物资 县民政局救灾物资采购 各种应急救援设备 救援装备网 大型应急指挥车 防火巡查次数 遂宁安德安防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原理 咖啡厅设备清单预算 民政救灾物资管理办法 家庭监控系统安装 家庭实用监控 家庭别墅监控整套要多少钱 智能 什么叫应急救援 综合性应急救援装备 电力防汛应急物资清单 管理台账问题 别墅智能安防系统 无锡安防设备安装 偷别墅要注意什么 交通安全资料内容 家庭安防系统设计 安防行业是做什么的 安防学院什么级别 别墅安防系统方案 监控摄像头品牌排行 小偷如何找到官员家 家用防入侵系统 自然灾害应急预案流程 油烟治理在线监测 应急救援宣传海报 生产经营单位对重大危险源 监控里的布防是什么 应急预案内容的完整性包括 指挥中心方案 地震救援装备分类 应急救援指挥及管理系统 应急管理网络平台 应急救援中心的主要职责为 公路养护安全作业 管理台账问题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表格 公路施工安全用品明细监控布线图 家庭监控系统如何安装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范本 环保设施运行记录表样本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工作 一个完整的应急体系应由组织 应急救援系统的组成包括 市政工程应急设备清单 安防装备组合架安装图 居家安防设备安装及配网 什么叫智能安防 户外应急电源什么牌子好 防火巡查记录范本 应急管理指挥体制 家里摄像头泄露隐私 通信应急指挥车 庭院监控摄像头布置图 农村家庭安防监控系统 乡镇自然灾害应急预案 公路入场安全用品采购清单 摄像头点位布置方案 应急救援设施配备 物业工程部设备台账 学校的安防产品 家庭防盗监控设备 防汛应急救援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指挥中心建设标准 安防监控合同模板 实验室主要设备 poe供电摄像头的利弊 学校给调监控的条件 铁路救援设备 别墅顶级安防 应急设施的冲淋应靠近 一个完整的救援体系不包括 学校安防系统 智能安防家居系统 事故应急演练分类 便携式应急救援装备 高毒气体应急救援 工业设计救灾产品 智能化门禁系统工程 应急预案的基本构成 公共监控app 应急抢险系统 防汛救援装备 农村公安监控设备 民间应急救援车 家庭小型监控系统价格 居家生活必需品清单 校园监控系统设计方案 三级应急预案体系是指什么 盛泽电脑系统重装 海康7816还是7916好用 突发事故应急预案范文 上饶市安防工程学校学费多少 北京郊区别墅 安防工程30万利润多少 应急救援体系是什么 酒店监控安装要求 家庭实用新奇产品 应急指挥平台系统 应急救援的要求是 电子实验室设备清单 应急救援信息系统 民间救援队经费来源 兵检装 什么是应急救援组织 安防装备组合架安装图 粉尘危害需要综合治理的八字方针 别墅一套安保系统要多少钱 家庭室外监控安装方案 智慧校园安防管理系统 安防监控施工 2019年安防行业前景 设备点检系统 中标 工地安全防护用品 治安事件应急预案范文 应急救援是什么意思 重要应急物资装备清单 家庭智能化控制系统方案 智能化门禁系统工程 工信部应急通讯保障中心 应急部安全执法服装 紧急救援数据恢复 别墅庭园景观设计 家居安防系统监控 学校安防系统 可视化应急指挥系统 地震指挥系统 家庭安防费用 应急救援需要的设备设施 疾控卫生应急物资储备 室内监控点位设计原则 生产性粉尘综合治理的八字方针 应急救援物质包括什么 紧急救援在在线看 火灾事故应急处理方案g 别墅 安防 防火巡查记录多久检查一次 四路监控系统 固定资产台账登记表 电梯加装应急平层装置功能 家庭监控系统 应急救援指挥体系建设 附近找保安 应急预案六个方面 应急预案的管理遵循统一领导 什么急救包好 应急救灾产品设计 最新应急救援物资清单 安防监控维护 急招校园保安 安防智能监控系统 电力应急物资清单 应急救援队伍装备 应急救援物资设备清单 事故应急救援包括 家用监控摄像头安装 学校实时监控系统 物资储备库管理制度 应急救援物资管理制度 学校给调监控的条件 应急救援中心是做什么的 仓库监控系统价格 余姚八小时的保安招聘 智能化系统应急预案 紧急救援组织分为 室内无线监控 应急救援设施设备物资一览表 家里绿光不干净的东西 紧急救助法律责任 楼宇智能化月薪多少 偷别墅用什么工具 应急预案6要素 家用摄像头远程监控原理 应急救援体系包括的内容主要有 防火巡查记录填写样稿 户外应急电源什么牌子好 如何建设指挥平台建设方案 家里摄像头泄露隐私 发信息平台 安防学校出来干嘛 监控设备如何安装与调试 安防监控施工标准 民间救援队申请应急救援车牌 市应急管理平台建设方案 家里摄像头泄露隐私 监控点位设计原则 故障性测试 应急决策指挥与处置平台 适合农村院子摄像头 新手开咖啡店失败经历 设备清单明细表 工地安全用品清单 阴气重的屋子的表现 网络安防监控 温湿度监控系统方案 监控安防 应急救援指挥中心待遇 别墅监控如何安装 环保设备运行台账表格 监控施工承包合同 单位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应急救援是干什么的 安全生产费用适用范围明细表 学校安防系统 急招校园保安 学校保安不是人干的 防洪物资清单 民政救灾物品 应急管理指挥体制 应急管理指挥体制 应急救援装备车价格 应急响应系统的组成部分包括 安全生产费用明细清单 安防监控规范 电力事故应急演练方案 家庭安防监控系统布线图 家庭安防智能系统 家庭远程监控app 什么是事故应急救援 蓝天救援队队员的装备 学校保安 紧急道路救援是什么意思 vocs治理设施运行台账封面 校园监控施工方案 交通安全资料 最隐蔽的wif针孔摄像头 事故应急预案体系包括 幼儿园应急装备清单 安监局应急救援中心 安全物资明细 紧急救援系统 别墅智能安防系统方案 煤矿应急预案 新型救援设备 监控点位平面图 防汛救援装备 防火巡查记录范本 安装监控200元一个 应急救援车牌如何申请 交通安全资料内容 电力安全个人心得体会 应急度汛物资 电源插座式监控摄像头 断电事故应急预案 应急指挥平台系统 电力系统通信 熊卜军应急救援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预案分为 应急救援设备清单 上饶市安防学校评价 应急预案的完整性包括 应急救援管理中心 防汛抗台物质清单有唧些 安防学校出来干嘛 智能家居安保龙 无线电应急频率 安装2个监控需要多少钱 安全应急物资储备目录 监控安防系统工程报价 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情况 救灾物资管理办法 隧道无线监控 工程安全防护用品 无锡摄像头 家居安防监控系统 别墅大盗教你如何防盗 应急救援设施包括 紧急救援数据恢复 无锡摄像头监控系统 上饶市安防学校好不好 应急救援是干什么的 特大锡纸开锁盗窃案件 家庭别墅监控整套要多少钱 公益救援队名字 汽车救援工具 浙江安防学院贴吧 地方应急管理局职能 应急管理信息化平台注册 家用摄像头被黑tp 应急部安监人员着装 应急救援与指挥系统 智能建筑安防系统调试 创意救援类产品设计 房子有邪气的表现 四路监控系统 家庭别墅安保系统 应急救援工作证 好听的楼盘名字 校园智慧安防系统 小型家庭安防监控系统 事故应急预案体系包括 海康远程监控方案 安防 别墅 家庭安防设备 应急物资管理系统 需要安防系统 建筑工程主要材料表 别墅安防监控方案 应急管理局救灾物资采购 别墅监控如何安装 环保设备运行记录表 电梯监控有线改无线的设备 生产经营单位对重大危险源 防汛物资管理办法 应急管理 装备 环境事故应急预案 别墅顶级安防 晚上去偷什么来钱快 西河红旗配送中心招聘 上饶安防工程学校读几个专业 应急救援中心主要什么 智能建筑安防系统调试 救灾物资政府采购 应急管理信息化平台注册 防汛抗旱物资储备清单 县级应急救援中心 应急装备和应急物资的区别 指挥中心方案 余姚八小时的保安招聘 国航退伍军人安全员 我国安全生产应急救援体系主要由 电力应急物资装备 汽车上的sos有什么用 无线网桥电梯监控方案 室内监控点位设计原则 智能化设备安防监控 校园安防监控系统布控 宾馆监控安装示意图 应急物资管理系统 应急预案中事故信息 应急保障系统包括 应急救援车是干什么的 物业工程部设备台账 远程温度监控系统 学校保安好不好做 安防 开咖啡店需要的设备 自然灾害应急预案流程 应急救援预预案演练属于 4万监控工程利润多少 安装8个监控人工费 防火巡查记录表填写样本 救援装备网 应急救援体系 智能安防家居监控系统 应急指挥体系建设情况 突发电力事故应急预案 校园监控平台 别墅如何装监控 应急指挥系统方案 防台防汛储备物资 电梯应急平层装置多少钱 电力物资采购网 无锡摄像头监控系统 单兵防护装备教案 摄像头安装价格 油烟检测 别墅安防设计 什么是校园安防 电梯应急救援 应急装备的必要性 物资储备库管理制度 居家安防 电力事故应急演练方案 应急装备清单 电力系统杂志 应急物资装备保障必须明确 电力物资采购网 监控安装与调试 蓝天救援队个人装备清单 家庭安装监控如何安装 事故应急救援的基本要求是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范本 电力应急物资规范 应急物资装备物资包括什么 高一文具用品清单 粉尘控制八字方针 苏州校园盾牌 民政救灾物资名录 应急救援总队是什么单位 学校摄像头监控范围 网络监控系统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管理的好处 家里绿光不干净的东西 煤矿应急救援的原则 幼儿园监控系统方案 应急管理知识平台 防火巡查记录表填写样本 diy自制文具 应急度汛物资 智能安防系统产品 实验室主要设备一览表 通信电管 特种设备应急 应急救援体系框架包括 化验室设备清单 制定自然灾害应急预案及演练 无锡摄像头 综合应急预案是生产经营单位 海康别墅安防监控系统 黄埔区监控安装 福特紧急救援无法使用 特种设备专项监督检查的内容 医疗紧急救助系统 应急指挥系统设计方案 应急救援装备网 楼宇智能化月薪多少 家用摄像头被黑tp 防汛应急物资储备清单表 应急救援中心是什么单位 民间救援组织管理规定 如何完善应急救援体系 汽车应急救援包 咖啡馆设备清单 应急装备和应急物资的区别 天台学校保安招聘 电梯监控网桥经常性掉线 倒车影像标尺线设置 蓄电池监控模块故障 什么是应急救援中心 应急预案体系包括三个层次 如何建设指挥平台建设方案 应急救援中心的主要职责为 别墅全方位监控 耒阳市安监局官网查询 应急装备和应急物资的区别 应急资源信息管理服务平台 别墅无线监控 应急预案6个步骤 生产设备清单表格 智能门禁安防系统 如何做好应急物资交接工作 村级应急预案 安防设备属于什么经营范围 什么叫智能安防 监控合同书 家用监控什么系统 抢险救灾装备 别墅安防系统方案 电力应急物资储备清单 加入蓝天救援队有什么好处 盛泽修电脑的 应急救援与指挥系统 什么是智能安防系统 4s店电脑检测收费标准 网络摄像监控 配发抢险救援物资 厂区安防系统 汽车应急救援包 中援应急急救包 蓄电池监控系统 院子安什么监控好 应急管理局有什么权利 好听的楼盘名字 五必做台账 宾馆监控安装示意图 电力应急物资装备 应急预案的主要作用 苏州校园盾牌 生产经营单位应急救援体系 智能安防系统产品 应急装备的必要性 家庭别墅监控整套要多少钱 应急救援装备 应急指挥系统厂家 最有救援意义的名字 浙江安防学院排名 高一文具用品清单 供电所工具包 制定自然灾害应急预案 别墅监控安装价格表 煤矿应急救援的原则 安全生产费用汇总表 35岁去食堂上班 应急局指挥平台系统方案 应急救援指挥车 通讯应急预案 监控安防 各种应急救援设备 60 65岁招聘保安 防洪度汛应急抢险物资 卫生间螺丝摄像头 对重大危险源应当 设备点检的六个要求 餐饮油烟在线监测设备 监控工程合同范本 日本应急产品设计 防洪防汛yabo亚博开户稿 主要应急救援装备 日用品清单 监控中心设计方案 固定资产台账登记表 防尘系统安装规范 应急指挥系统功能方案 县级防汛等级 电气工程四大天书 上饶安防工程学校评价 家庭安防系统排名 矿井应急救援 别墅安保方案 单位防汛装备 电力应急物资规范 防洪物资清单 吧台用具清单 安防监控验收规范 家用安防系统 家用摄像头安装步骤图 工程设备清单表格 家庭监控系统 别墅安防系统多少钱 监控布线图 校园安防系统 耒阳市安监局官网查询 户外便携电源 综合应急预案是生产经营单位 物业设施设备台账管理的好处 应急抢险系统 咖啡馆设备清单 应急指挥中心是干什么的 应急救援物资管理制度 电力应急抢修预案 应急物资储备和应急救援装备 实验室设备表 ard应急平层故障 应急保障系统包括 设备点检员题库 应急救援内容包括 无线网桥电梯监控方案 救援队起名字 农村安装3个监控多少钱 16个摄像头包工包料多钱 自然灾害突发事件应急预案 应急管理指挥平台 摄像监控系统 最好的安防系统 成都学校保安招聘 油烟在线监测设备 电力应急装备使用 家庭安装摄像头的方法 应急指挥管理系统